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冬天

*标题与正文无关,短、渣,暧昧向
*没有剧情
*催眠向
————————————————————————
冬天

  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
  厚重的窗帘微微摇摆,从下方带进来一阵冷风。
  相马面无表情地盯了天花板片刻,转身背对着窗拉了拉被子。
  风似乎更大了点,带着初冬的寒意,将窗台下摆的大型植物叶子在哗哗作响。
  他只是紧了紧被子。
  眼睛闭上,不到几分钟,又睁开。动作缓慢地转了转头 在让冷风钻不进被窝的情况下将视线挪到床头的闹钟上。
  有夜光显示的指针指向四点四十多分。
  咬了咬嘴唇,眯住眼,他缩进被子里。
  寒风不厌其烦地吹着,盆栽也跟着兴奋地啪啦响动。
  被不知道哪里钻进来的寒风冻得抖了两抖,相马深呼吸了一下,压下全身的鸡皮疙瘩,突然看向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今天也许下雪了。
  念头一闪而过,眼珠子转一圈,多出几分活气。毫不犹豫的抓住手机,躲进被窝,熟练的打开通讯录,在长长一串人名中准确无误的点中一条人名,按下了通话键。
  放在耳边,里面传出很长的一阵接线音。
  “……喂?”
  接通后的一秒,带着沉重鼻音的声音传了过来。
  就普通的说,这个声音相当好听,以至于能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一个帅哥的形象。
  事实上声音的主人就是个金发帅哥。
  “佐藤君!还没起床吗?”与之相反的元气满满的声音,语气熟稔地仿佛不是天还没亮打电话吵人,而是见面打招呼问早餐吃什么。
  “嘟嘟嘟——”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笑容还僵在脸上,不尴不尬……窗台下那个盆栽舞的很欢,仿佛无声的嘲笑他。
  相马眨眨眼,将目光收回。
  好吧……没想到佐藤君还有起床气,这倒是一个新的情报……勉勉强强随便找到一个理由,然后对着一段忙音,毫不犹豫的掐断,按了重拨。
  “嘟——嘟——”
  有点出乎意料,忙音并没有想象中长。不过于此相对的是某人按捺着怒气的声音:
  “有什么事?现在这个时间,最好是重要的事。”
  很明显声音的主人清醒了,并且特意在“重要”两字上加重音,威胁之意甚浓。
  ……嗯,怎么说……佐藤君起床气果然很大呢。相马还是花了三秒时间再次确认这个“事实”,歪了歪头,随后一脸正常的询问:“……因为很冷,所以想问你现在外面是在下雪吗?”
  对面顿了一秒,相马听到似乎有什么因挤压而作响的声音,随后通话被猛的挂断。
  ……
  “真小气呐。”笑眯眯地对着无人的手机说了一句,随后将之放在一边,裹着被子起身,相马只觉得心情十分愉悦。
   来到窗边,拉开厚实的帘子。窗外白茫茫的景色刺得他眯了眯眼。
  待眼睛适应之后,便看见银装素裹的一片北海道景色。
   今年的第一场雪。
   去年下雪的时候,白杨遇见了小鸟游宗太,瓦古娜丽娅多了一名员工,大家多了一个朋友,还认识了小鸟游的姐姐们……随后,小鸟游和依波,八千代和佐藤成为了恋人……
  冷风吹的相马一抖。
  心里突然也沉重起来,相马皱了下鼻子,觉得自己有点感冒了。
又一阵冷风吹来,让他打了个激灵。
 
 
  三个小时后。
  相马扯了扯围巾,坐在离吧台不远处的角落里。
  完全就是失败的一个早晨。
  他忘了今天根本不用去店里,于是草草买了面包处理早餐后就搭乘电车去瓦古娜利亚,半路突然意识到不必工作就下车了。
  不想去店里也不想回家。
  被外面的寒风吹得受不了,于是在附近找了个酒吧就进来了。大概因为是建在地下的原因,这里白天也得着灯,恰到好处的光线给暗处的人们添了份自在感。
  看得出来这个酒吧很受附近的年轻人欢迎,这个时间段也有不少男男女女聚在这里。
  或许是因为酒挺好喝的?
  相马看了看眼前暗红色的液体,里面还浮着点红色的细小晶体。对酒一向没有太多讲究,所以也闻不出杯子里散发出的复杂香气是什么成分——就算刚才服务员一脸骄傲的介绍说是本店研发的试饮新品,第一杯免费什么的。
  嘛,反正就这样吧。
  他不怎么走心的喝了一口。
  嗯……淡淡的,甜甜的……确实很可口。
  在这样的冬天喝……也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
  没有忍住,又尝试了一口。酒液划过喉咙落进肚子里,由凉凉的清晰感化为火烧般的灼热感,会让人不由自主……想喝更多。
  有些惊讶的再次看了看这杯酒,他想了想早上出门时带上的钱包,示意服务员他要一个小包厢。

  相马平时不怎么喝酒,更不会抽烟。后者是不会,但酒的话,实际上以前由于各种原因喝过不少。
  一般来说,是觉得苦闷的时候喝的最多。
  虽然谁也不知道。
  抿了抿嘴,最后嘴角的弧度轻勾,像极了一丝苦笑。
  包厢内灯光很暗,相马看了看对面空无一人的沙发,无言地灌了自己一口。
  ……自己一个人啊。
  手机一震,相马看了看发来的信息,眯了眯眼,抿起了一个笑。
  不过,事实是,无论在哪里,他都不会是一个人……快速地编辑了信息,发送回去……因为,还有人们的情报陪着他。

  “少东家,里面有人包了。您这样……”
  “据我所知,里面的人进去已经快有一天了吧?我的朋友马上就要来了,我进去和他说!”
  管理员拦不住衣着华贵的青年男子,只能着急的在背后跟着。
  “喂,朋友……”毫无顾忌的闯了进去,看见伏在沙发上的人就轻轻推了一下,“醒醒,喂,你已经呆了一天了……”
   声音戛然而止。
  刚才的一推正好让扑在沙发上的人微微侧起了身子,隐隐可以看见蓝发下熟睡的脸。
  红发的贵公子有些不确定的翻了翻刘海。
  “……这不是……相马吗?”

  最终相马是被闹哄哄的音乐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瞪着眼前有点眼熟的脸,一时脑子转不过来。
  “喂喂,相马……你不是说过自己在打工吗?”
  眯了下眼睛,相马听出后面的意思:兼职打工的人来这种地下酒吧还开了个包厢,果然很可疑。
  “……铃木桑才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忍着钝痛脑子里迅速搜罗出眼前这人的资料,顿时头有种更疼的感觉,“如你所言,我可是包了这个包间一整天的。”
  “呀,那种事情不必在意了。今天的消费都算在我身上,我们不要谈这个了!”铃木神色自若,厚脸皮的凑过来,“呐,见你一面真的真的很难……学校总是见不到你人影,你打工的地方又不告诉我,我派去跟踪你的人总被甩掉……咳咳,嗯,不是,我是说,我们很久没见了吧?”
  “我可是背负着难以拜托巨债的人,不认真工作会很麻烦的。”相马仔细地编织了下话语,没有与对方谈下去的心情。他形式化的看了眼时间,“今天很晚了……”
  “不不不,还很早呢相马!你看,我叫了几个朋友来这里玩,有没有兴趣和他们认识认识?”
  顺着铃木指着的地方看去,那里有几个人在唱k,还有女孩子在边上聊天。
  “不……现在真的有点晚了,明天我还得去打工……那么我先走了。”相马看见其中一个人还在向他们招手,头疼的更厉害了。
  他一贯不擅长对付眼前的铃木。所以告辞一声,起身就离开。
  “诶?……等等!”铃木有些吃惊的看向他,快步追上来就要拉住相马,“上次!上次我的事,你想好了没有?”
  “和之前一样,我拒绝。”闪开那只手,相马有些烦躁地加快了步伐,几乎有点像逃。
  “等等!”
  刚冲出房门看准方向想跑,迎面走来一个端酒的服务员,脚步一顿,顿时就被人用力抓住了手臂。还没来得及挣脱就被甩在墙上。
  “别逃啊。”
  铃木堵在了身前。
  他的身高非常有优势,从相马的角度只能仰视他的脸,相马不由自主屏了下呼吸,直视着那双紧紧盯着他的金色眸子。
  “你这是做什么?铃木,我是真的不得不离开了,我们下次……”
  “再问你一次……上次的问题……你现在好好考虑啊……”
  相马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想着也许是因为铃木的身高太具有压迫力了——至于上次的问题?开玩笑吗?!问他要不要交往什么的——他又不是gay,怎么可能答应!
  相马下意识就想摇头,尽量让自己的表现自然些:“不,我还是那句话,拒……”
  话未说完,下颚突然传来一股不可撼动的力度,接着眼前一片阴影,唇上突然就被狠狠一咬。
  “喂!你……唔!”嘴里有股血腥味,从未预料到这种情况,短短的一愣之后,没来得及喝止声,一条舌头就趁着张嘴的瞬间钻进来,直捣黄龙。
  WTF!
  一瞬间脑子像炸了一样混乱成一片,虽然他早就知道铃木对他有意思,但压根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居然也能做出这种举动。以他的体力,并且还是在喝醉酒醒后,挣开清醒的铃木……完全没胜算啊!
  想到这里有些发急,呼吸乱了一下,相马用力地一挣,短暂的空隙间呼救:“救……”
  腹部猛的受到一个重击,相马只觉得胃液都差点打出来了,于是接下来的话变成了痛呼,生理性的眼泪顿时湿润了眼睛。
  从上往下传来铃木的声音。
  “相马的话,果然流泪的样子让人很想疼爱……”
  这个人继续着抖s的发言,然后又往相马腹部揍了两下。
  “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或许相马桑是真的没有发现自己长得多么合一些人的口味……趁着还没有被人染指,你还是……”
  铃木断断续续的说着,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然而相马现在疼的不能自理,看见他第三拳又要打过来,下意识就闭上眼睛,蜷起了身子。
  以这个力道,没多久就会被打晕……
  第三拳迟迟没来,相马睁开眼,有些愕然的抬起头。
  万万没有想到的人出现在了眼前。

  车内的空调温度开的正好,相马靠在座背上,看着后退的景色,单手捂住腹部,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不过可以肯定淤青是留下了。
  “医院?”
  “……不。”
  眼神飘忽地看着车窗外的夜景,没有半点心思去想自己的伤——作为男人,被另一个男人按在墙上强吻和毫无反抗能力地被揍,最后被打工的同事救走……虽然不知道被看见或者听见了多少,但就这种近乎耻辱的事情,不是任何人都能平静面对的。
  特别地在这个同事是佐藤的时候。
  不不,说起来,被女孩子看见才更糟糕吧?!
  相马觉得自己的脑子少有的转的一团糊。
  车转过一个弯,正遇见红灯,踩了刹车,身旁的男人又问:“你家在哪里?”
  “……过了前面的十字路口就放我下来就好。”相马犹豫了一秒。
  偷偷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电量不足。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情报是不能指望了。
  于是犹豫的半天,相马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看着身边男人英俊的侧脸。
  “……为什么佐藤君会在那里?”
  金发的男人微微转头看他,相马赶紧避开视线,察觉自己反应太过了,又硬着头皮看过去。
  这时男人已经移开了视线。
  “帮一个同学临时替班。”
  ……啊,果然是毫无新意的回复。
  相马无言,意料之中,却还是说不清的有点失望。
  转移重点似的看向窗外。现在接近十二点,街道上仍然灯红酒绿,到处都是行人……诶?等等……
  “佐藤君!”不由扭头瞪向金发男人,“已经过了两个十字路口了啊!”
  “……去医院。”
  佐藤静静地吐出目的地。
  “!”感觉全身鸡皮疙瘩立了起来,出于理智中仅剩的安全考虑,相马不敢大幅度动作制止某人,只能轻拽了佐藤几下,“不不不,不要!我不去医院!停下啊啊佐藤君!!!”
  佐藤依然平稳地开着车,一眼看出了相马的害怕——这家伙出乎意料的很怕疼,因为每次相马在被他“暴打”之前也是这样的反应——虽然他认为那个力道并不大。
  没有什么嘲笑的想法,他瘫着一张脸:“那么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想了想,加上一句:“这次免费。”
  “!!”免费你妹!相马气的咬牙,住所……开玩笑这怎么可以告诉别人……他犹豫的说话想拖延时间,“我……我家就在附近……”
  “那么去医院。”佐藤无情的改口。
  眼看车子驶向前往本地最大医院的路,并且以绝佳脑力计算出不到三分钟就可以到那个恐怖的地方时,相马一下子就慌了,他紧张的抓住佐藤的衣服:“不不不,佐藤君我错了,我,我真的不用去医院!啊啊……停下来?呐,我家真的就在附近,我,我会自己处理伤口的!真的!不骗你!还还有……我以后再也不把工作全推给你了,再也不打趣你了,再也不在你和八千代在一起时捣乱了,再也大清早打电话吵醒你了!!!!啊,所以不要去那里……!”
  ……
  佐藤面无表情。
  即使这家伙着急的像是要哭……不,准确的说是说话都带上了哭腔……不过他说怎么每天都会有这么多奇怪的巧合搅乱他和八千代相处时间,以至于告白成功后几乎没有什么进展,原来都是这小子干的?
  ……好气啊!
  情绪归情绪,但相马这样反常的表现也让佐藤有些在意……说起来,今天晚上看见相马时对方就被一个人狂揍,对了,在这之前,那个男人胁迫相马的姿势……有点怪怪的,就像在强吻之类的一样……
  他轻轻扭头看了眼相马,对方正满脸委屈可怜的看着他……嘴边的位置,似乎是破了皮?
一股凭空的烦躁起在胸口, 突然有点不想回想下去。佐藤摇摇头抛开思绪,睥了一眼满眼恳求的某人,心软下来:“那么不去医院,记住你说的话。”
  “那么在前面那个路口放我下……”
  “去我家吧。”
  未出口的话被打断。
  佐藤看见相马完全愣住的表情,正了正神色,掩饰住嘴角勾出的弧度。

end
————————————————————————
*总之就是想调戏相马´_>`就算脑子里想的是 酒后重逢.avi 憋出来的也是清水(;д;)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