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琐事

佐相(可能)小短篇

……翻出来的存稿

慎入,文风突变+人物可能已经崩了

————————————————————————

琐事

  生活总是充满大大小小的琐事。

  某种程度上很烦人却不可能从生活中消失,想要忘掉却会在某些时刻浮现在脑子里。

  ……稍微,有些烦躁。

  相马看着自己呼出的气在空气中化为白雾,接着又消失地无影无踪。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烦躁的感觉?一切都和以往没有两样,路边的大树,叶子上的露水,不算柔和的清晨的的风,需要静静聆听才能听见的昆虫鸣声……

  啊,大概是一成不变的景象吧。

  对面的小女孩又独自一人过马路,脸上仍然是微微皱眉的严肃表情。家里人一天到晚吵架一定觉得烦死了吧。

  那个大叔再次畏畏缩缩地出来了,又是输了一个月的工资吗?

  微胖的女店主打着哈欠扫地,嗯……还是没让家里蹲的儿子出来干活啊。

  ……

  头上的树又在沙沙作响,虽然不讨厌,但是果然还是觉得好烦。

  一成不变的景象,一成不变的人们,一成不变的感觉……无聊,无聊,无聊,无聊……为什么他要记住这些事啊?如果不记得的话就会感觉很新鲜的吧……不,为了保持新鲜感试图这样想的自己也很无聊啊。

  低头看了一眼时间,相马加快了脚步。

  五分钟前,种岛应该已经来到瓦古娜利亚,并且被暂时没有工作的佐藤君稍微欺负了一下……而且,大概七分钟后,伊波要来了,可是小鸟游不在……

  按照自己的脚程,加快速度在四分钟内到达是不会遇见伊波=没有生命危险的。

  ……

  四分钟后。

  相马安全地抵达目的地。

  两分钟后。

  换上工作服。

  然而,当相马放下一颗不安的心,出了更衣室的门后拐角要前往厨房时……

  不!

  橘红色头发的暴力少女!

  “等等……伊波酱……你冷静,冷静……”

  相马磕磕巴巴地说着话,试图让对面的危险分子冷静下来,而自己冷汗直冒地后退。

  在他对面,伊波神色紧张,脸色发红,双手握拳,正恐惧地盯着他……

  不对啊!为什么她会早到了一分钟啊?!那是他预留着进厨房的时间啊!而且明明是对方要揍人为什么比他表现的还要害怕?!

  “啊!相马桑!对不起……”

  后背撞到墙壁的轻微痛感……与此同时拳风呼啸而来——

  死定了!

  相马条件反射地闭眼。

 

  伊波只感觉到了熟悉的触感……还没有猜出内心古怪的感觉,她就有些紧张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打了一扇墙。

  ……咦?

  稍一偏头,看到一旁门角金发厨子匆匆拉着相马离开的身影。

  伊波舒了口气:太好了……没有揍到相马桑……

  “墙壁。”女人的声音响起。

  “要修好。”接着是一阵吃东西的声音。

  伊波吓了一跳,僵硬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正在吃芭菲的店长,然后心虚地再看一眼出现裂缝的墙。

  “对……对不起!”

  厨房。

  平安逃回来的二人组。

  “佐藤君你真是个大好人!”相马有点感动,他从没有想过早晚对他施加暴力的佐藤居然会救他。

  就在伊波拳头揍来的瞬间,佐藤简直是像掐着点地将相马拉到一边,然后带着他逃回来。

  已经是第二次了,上次是用黛西替他挡住伊波的一拳……如此说来,佐藤君简直是他的救命恩人!

  啊,不枉他几年来坚持不懈地撮合他和轰八千代!

  嗯?等等……所以这有可能只是另类的报恩吗?

  一想到这点,相马莫名地有些不爽。

  “想什么啊,去工作。”佐藤点了一根烟,睥了一眼神色有些怪的蓝发青年。

  “什么都没有想。”相马下意识回答,又觉得有些别扭,于是接着又笑眯眯地对佐藤,“呐,佐藤君,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快说些什么啊!他可是相马!帮助了他就不会趁机索要情报之类的吗?他的也好轰八千代也行,虽然前者是绝对不会说的……快点问啊!

  “嗯。”

  然而佐藤只是吸了口烟,然后将烟头摁灭,接着转身便做起自己的工作。

  ……

  好吧,他就知道!

  佐藤君果然是个无趣又不可爱的男人!

  难怪现在还没追到轰小姐!

  在内心悲叹了一声,相马决定再帮佐藤一次,于是他追上去锲而不舍地刷存在感:“佐藤君!你就不能做出什么让我期待的事吗?快想想啊!现在可是个好时机!”

  某个金发厨子连一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他。

  ……

  “比如说,那个啊那个!”相马简直要急了。

  “哪个?”

  “……”

  诶?要他直接说出来吗?

  “就是那个……”相马想起轰八千代,“……佐藤啾!”

  迎接他的是平底锅锅底……

  门边,刚路过的小鸟游僵住。

  ……佐藤啾?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小鸟游镜片一阵反光,内心在咆哮。

  等等等等啊啊啊!那……那不是轰八千代小姐叫佐藤君的方式吗?佐藤桑一直暗恋轰小姐,但是轰小姐不知道;但轰小姐其实也暗恋佐藤桑,可是她自己和佐藤桑都不知道;但是除了那两人,店里正常人特别是相马桑都知道!

  为什么相马桑会这样叫佐藤桑啊?!这难到不是因为恋爱的紧张与羞涩才会叫出来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啊!佐藤君!”相马欲哭无泪地讨饶,脑子一贯好使的他一下子知道佐藤误会了什么,“我……佐藤君……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放开我!”

  “你误会了……”相马走过去,还没说完,突然脚一滑。

  今天不宜出门!

  相马脑中仅仅只是闪过一句,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脑袋一片空白。

  ……

  然后知觉回来的时候,是后腰强烈的疼痛感,而眼前是佐藤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佐藤君……真是谢谢了……”不到三秒,反抓住对方的衣袖,“够了!佐藤君!离地20厘米你是在玩我吗?!”

  “谁扔的香蕉皮?!”

  “山田。”

  “……为、什、么不提醒我?!!!”

  “……”

  “说话啊!!”

  “就只是很想欺负一下你而已。”

END

————————————————————————

因为是以前写的,所以这篇算是过时了

只是证明存在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