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日常小段子

*短篇,甜,日常向,cp火村英生x有栖川有栖
——————————————————
  室内有点昏暗,原因很大部分在于正值午后三点的时间窗外天色并不明艳,灰蒙蒙的云遮住天空,似乎随时都会下雨。厚实的窗帘被拉开束在一边,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光线让人堪堪看清书中的小字。
  他稍微发了一会儿呆。
  身前摆放的披着碎花桌布的小桌上立着细颈长身的玻璃花瓶,里面插了几朵精致的塑料红菊——估计是房东的时绘婆婆的杰作。
  挑了下眉,视线左滑,接着进入眼里的是装着半杯凉咖啡的圆肚瓷杯。
  「啊,咖啡凉了。」
  似乎是有谁说的一句话,可是实际上刚才没有任何声响——除了纸页翻过的摩擦声。
  这句话就像是从空气里无端传进了大脑一样……啊,不对,他眨了下眼,准确来说这就是他刚才心里所想的。
  真无聊。
  今天大学没有他的课,案件也没有发生,当然,能让他狩猎的犯罪者也同样很安分。
  没劲儿。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慢吞吞地将视线移到自己大衣右边的袖口上——那里本来应该有只扣子的。根据袖口残留的星点水渍和侧面的一小片白粉,结合今天的日程和整理衣服的频度,他推测出自己袖口的那颗扣子可能是中午在浴室门口被蹭掉了,然后按照时绘婆婆打扫的习惯时间段,现在扣子应该还是遗留在浴室门口附近,并且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上午9点之后,会被时绘婆婆发现并且捡起来询问他是否掉了扣子。
  啊……真无聊。
  他捏着报纸的手刻意震了两下,目光集中到印满了德语的报纸,想要勉强控制自己感到无聊的感觉。
  一目十行地扫视完一个版面,翻页,继续抓着报纸,将自己躺在沙发上的姿势换成靠在沙发上……然后,从报纸的边沿看向斜对面坐着的人。
  角落里的时钟走过一秒。
  他放下报纸,习惯性地以沙发扶手为支点用手肘抵住,然后用手掌撑住下巴,看向椅子上看着书摇头晃脑的助手。
  自己的助手,有栖川有栖,本职是推理小说家,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能和他心平气和相处的人。虽然外表看起来像个不知世事的大学生或者尼特族,不过却能写出很有人气的推理小说。
  这就是所谓的人不可貌相吗……?
  “有栖,怎么了?”
  虽然脑子里转过了数圈的弯弯绕绕,不过实际上看起来,他只是在与自己的动作差了不到一秒的空档后,单刀直入地就问了。
  ——虽然回答肯定是那些,关于小说的凶手啊,犯罪手法啊,犯罪动机啊之类的。
  “不……没,只是在想小说的结局。”
  他的助手看起来像是随便敷衍了他一句,又继续陷入沉思。
  他有些牙痒痒。同样坐着,自己在过着无聊的时间,对方却似乎非常过得非常充实。
  于是他开始沉默地看着对方。
  说起来以前无聊的时候都是逗着猫咪momo玩,今天很不巧地到了momo惯例每月一次的医院检查时间。
  距离带着momo回来的时绘婆婆回来大概还要一段时间吧。
  ……啊好无聊。
  于是他移动视线,缓慢地逡巡自己助手的全身上下各个部分。
  因为一直呆在家里没出门,所以身上穿着非常随便的灰色毛衣,而且这件毛衣估计是柔软舒适的旧毛衣,穿起来明显比较宽大以至于作家先生现在仅是因为坐姿不佳,开口部分就露出了大片锁骨和肩膀,简直像是电视剧里吉原的女人揽客的得意招数一样。
  柔顺的头发看起来一如既往地质地柔滑,只是侧边翘起来的发尾稍微破坏了完整性,这家伙午睡醒来之后可能就一次都没照过镜子。
  至于脸……啊,视线合上了。
  作家先生表情很自然,也很懵逼地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没有移开视线后,眨了眨眼,继续和他对视。
  于是随着时间延长,气氛开始变得莫名其妙。
  「稍微有点尴尬的,脸红心跳的气氛。」
  啊,真的好蠢。
  他败下阵来,撇开头。
  “有什么问题吗?”但是他是火村英生,几乎是撇开头的一瞬又马上回视回去,用着非常正经的语气问道。
  没错,这是采取了首先占据高点的极佳策略——通称先下手为强。
  之后的反应和他预想的一模一样,对方一瞬间就懵了:首先是微微抬头,连带着那双漂亮眼睛微微睁大,嘴微张很自然地发出疑问:“嗯?啊……没什么……”
  然后瞬间注意到了。
  “诶?!不对吧!”对方站起来跳脚。
  他不动声色地微眯了下眼,控制着脸部表情丝毫不变,由下往上捕捉着对方那双被刘海挡住的双眼。
  “什么不对?”声线沉稳地像个老司机。
  “喂!火村,明明是你先看着我的!我才要问你为什么呢?!”
  他压制不住着想上翘的嘴角。
  “不,我没有。”
  “你刚才就是在看我吧?!而且你笑了吧?喂喂喂,你是故意的吧?!呐——”
  虽然生气的作家先生蛮有趣的,不过这还不够。
  脑子里数着倒计时,在数到0的最佳时机时,他也站了起来,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一本正经地打断对方接下来的责难:
  “书,我很期待。”
  对方愣了一会儿,消化掉话里的意思后,脸上突然就绽开了笑容,眉眼弯弯乐得像个孩子。
  还颇为害羞地道谢。
  “谢谢!”
  不,或许称为笑得像朵花一样更适合?
  这回是真的控制不住地,转过身低头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那个,我现在有些饿了……”
  “我去做饭!有什么想吃的吗?”
  “汉堡。”
  “OK!稍微等下啊。”
   ……
  火村笑看着对方的身影走向厨房。
  “你真的……很可爱啊。”
  轻声发出的称赞,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end
——————————————————
*感谢食用
*最近突然就迷上了masa小哥【这个人被拷起来的样子真好看(☆_☆)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