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想写一篇甜到爆的佐相

  案上摆好了几块刚切的糕点,相马对着白色的盘子发了一会儿呆,感觉到后面有人走近的气息。
  “呐,你吃这个吗?”为了掩饰自己刚才奇怪的发呆,相马反手递过去一块糕点。
  “唔。”对面传来一声,然后手指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啊,佐藤君……”刚想回头抱怨,手指上却传来濡热的感觉,像是被人用舌舔舐着一般。
  “……佐,佐藤君?”声音有一瞬间的轻颤,与此同时头刚好转到身后。
  “好吃……”他似乎轻笑了一声,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半张脸的表情。
  脸似乎变得滚烫。相马快速的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觉得自己是太没睡困傻了。
  回过神,佐藤帅气的脸凑了过来,暧昧的呼吸喷在耳边,低沉的嗓音带着难言的诱惑力:“……我,可以吗?”
  ——怎,怎么回事?
  “嗯,这么晚了不睡吗?”
  对方没有回答,反而是入神的看着相马的手。突然抬眼,覆了过来。
  唇上轻柔留恋的一个吻。
  相马瞪大了眼,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嗅觉仿佛突然灵敏了一百倍,以至于他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烟酒味,对方衣服上残余的奶油味,甚至是昨晚用过的沐浴露的气味……四周浓郁的男性荷尔蒙似乎在诉说着这是事实。
  相马突然想起今晚是两人独处。
  “嗯。”对方尾音微翘。
磁性的声音配合着专注的眼神有种让人沉溺的眩晕感 ,相马艰难地挪开视线,闭了闭眼,想让自己清醒一下。
  “等等,佐藤君……我们还……”
  “啊!”
  但下一秒他就被抵在腰部的东西吓了一跳,打断了思考。
  “能吧?”
  这个人静静地询问着,将头枕在相马肩上。
  不是很均匀的气息中带着隐忍。
  “佐藤……”相马不由自主地僵住身子,但又刻意地让自己放松。他努力地将注意力转移到他处,以让自己稍微减少一点内心的恐惧……尽管隔着两层衣物,但是隔着布料感受到的坚硬物事还让他头皮隐隐发麻——不提可以互相传染的热量,就尺寸而言……太大了。
  被触碰的那块皮肤仿佛要被烫伤。
  “不是……佐藤君。今天你……”
  “喜欢,喜欢你……一直都是……”
  话未出口就被深情的告白打断,相马只觉得脸上温度越来越高。
  “这些话……”
  “……抱一会儿……好吗?”
  虽然是问句,但几乎是下一秒相马就感觉自己被缓缓地抱住,越来越紧密,越来越贴近,力道不大却坚定,很意外的没有给人强硬的感觉……
  就像是无声的请求,也像是对爱人独属的温柔。
  “讨厌的话,就这样让我抱一会儿……”
  拒绝的语言似乎说不出口。
  难以……拒绝。

  相马看着天花板,看着那盏并没有点亮的巧克力外观的灯。

  墙上的时钟嘀嘀哒哒地走着。
  这个怀抱似乎终于要结束。力道被慢慢地卸下,原本紧贴的地方慢慢被空气装填,对方的温度也渐渐远离……
  ……
  “……对不起。”
  几乎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
  相马抱住了他。

  ……

  “喜欢你,润。”
  “嗯……”已经半睡的金发男人嘴角带着弧度。
  室内昏暗,只有窗外的月光倾泻。
  相马强忍着疼痛,轻手轻脚地穿上了衣服,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
  四点。
  昨晚八千代的生日会上很开心呢……从没有见过的,身心都散发着喜悦的佐藤君。果然是因为对方也表明了心意吗……
  喝了很多酒呢。
  相马眨了眨眼,将眼睛不舒服归咎于北海道的天气。

  “我也爱你……八千代。”

  泪水终于盈眶而下。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