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澄清

*cp白ya,暧昧向
*三次元同人,与现实无关。
*文渣,短,白,狗血,催眠向,ooc可能
——————————————————————————
[设定为yaya长发,白妈yaya曾经同窗。]

澄清

  “不行,你必须过来!”
  “诶?!为什么?凭什么呀?”
  “都怪你,我不管,你必须在今晚赶过来!”
  “哈?什么?这都怪我咯?!”
  “没错,都怪你!白妈你要是不过来我保证不抽死你,反正你得过来!知道了吗,我挂了!”
  电话很快就被挂掉了,白妈无言地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通话已结束,最终重重地叹了口气。
   耳边还残留着对方堪称无理取闹的余音。
   总之一个字,头疼。
   ——哦好吧,那是两个字。
   回想起事情的始末,白妈简直忍不住又要叹口气:
  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同学聚会,大家喝得差不多出来准备搭车回家的时候,碰巧就遇见骚受碎碎念一帮子人,自然被拉去猛灌地不省人事……然后一个星期后的现在,都差不多忘掉这件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yaya就暴怒地打来电话,先骂了他一顿基佬,然后给了张照片——他自己和yaya衣衫不整地躺在同一张床上,重要的是,角度看起来很微妙的像是在接吻……
  当然这也就算了,关键是这张图被骚受看见后狂笑一顿,发给了yaya,最糟糕的是yaya的妈妈翻看yaya手机,还恰好被看见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基佬的事实,yaya直接就找上了白妈。
   但是白妈觉得很无辜。
   好歹以前同窗几年,谁不知道谁底细……可是yaya母亲那里不能随便糊弄,得仔仔细细解释清楚。
   重重叹口气,挠了挠头,看下时间,他还是决定先录一期视频再想其它。

   路灯下有个人影,白妈远远地看了一眼。
  更近了一点,白妈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哦,在玩手机。
  白妈看了看手机,在车经过时再次看了一眼…… 司机笑了出来: “咋了,在看美女?”
  “不是,诶?诶!等等,师傅停车。”
  “啧。”司机一个潇洒的急刹,露出个大家都懂的表情,“去吧小伙子,看好你。”
  不……白妈黑线了几秒,内心表示拒绝。
  果然,在白妈靠近时,对方就收了手机,看着他也走过来。
  “白妈,你TMD也太慢了。我都等你好久来!”
   确实……现在是夏天,扎起一头长发穿着T恤牛仔裤的某人在灯影下看起来的确像个女人。
  看起来还挺美……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时白妈忍不住扶额:
“啊,对对对,我的错!非常抱歉让你等太久!”
  对于白妈浮夸虚假的演技,yaya很不爽:“本来就是你的错嘛!”
  完蛋!这男人压根没意识到他拔高音调发出的声音简直像撒娇。
  “好好好,我的错,等会儿我就去给阿姨道个歉,好好解释,就说是酒喝多了朋友们瞎闹着玩儿的!”知错就改换上诚恳的语气。
  “你必须得好好解释啊,我的话她不信。真是的……”
  “你平时信用究竟有多差……”
  “关信用什么事啊?!”
  “好吧不关事。”
  “我都说怪你吧,你还不承认!要不是你当初喝那么多……”
  “好好,我承认,一切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
   和这样的男人吵起来真的会没完没了的,白妈暗叹口气。其实心里也明白,yaya的母亲为什么执着于这件事……大家也都不小了,人母亲自然都急着要抱孙子。不过偏偏父母又疼这个独子,好不容易找到件事可以发作,自然要好好说一下。
  难为天下父母心。
  可为什么他要陪着解决家庭内部纠纷?!
  白妈仰天,欲哭无泪。

  事情结果自然是无惊无险的……白妈看着旁边由于经受过多啰嗦唠叨攻击HP值下降而一副霜打茄子似的yaya,憋了憋笑。
  咳嗽两声,他组织了下语言:“咳咳,yaya啊,伯父伯母也是在为你着想嘛。”
  “可女朋友这事又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
  “我不也还是单身嘛,你就放宽点。”
  “啧……你是个死基佬当然不同。”
  ……你妹!白妈猝不及防被打出一万点伤害,一脸血地反击:“你才基佬呢……我好心安慰你你还这样对我,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突然意识到和现在这个状态的yaya吵会没完没了,他迅速转换话题,“不说这个了,现在饿了没,要不要去吃个夜宵?”
  瞪了白妈一眼,yaya想了一会儿,抵不住心中郁闷,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算同意。
  无奈摇了摇头,白妈随手拦了辆车。
 
  yaya是个直男。
  至少白妈是不怀疑这点的,虽然看起来整天张嘴不离基佬二字,平时还很恶趣味的开着又基又腐的玩笑,不过总的来说,这人坦率过头了,很轻易就能发现是个性取向为女的纯正直男。
  很大众的喜欢漂亮女孩子,对男人没有其它想法。
  虽然按照流行的审美观,yaya那张脸看起来略受,并且还有长发人妻属性加成。
  OK……打住。
  白妈眯了眯眼收回了神,稍微有些困惑的看着扑在桌子上睡着的yaya,歪了歪头……等等等等,怎么就醉了?!
  “喂,yaya。”推了一下,没什么动静,“yaya,醒醒,该回去了。”
  摇了半晌,似乎总算恢复了点意识。撑着桌子晃悠悠的就想站起来:“唔……喔,现在,在哪儿?哦……哦,想起来了……我来,结,结账。”
  “我已经结了,该走了,还站的起来吗?”扶了一把,没想到人一碰就倒了下来,白妈惊了一下赶紧捞住。
   哇,还挺重。
  “头晕……”趴在身上的人带着一身酒气咕哝着。
  “……”还不如干脆醉死过去好收拾呢……白妈头疼起来,预感要带熊孩子的感觉不要太糟糕。
  “好好好,yaya,我们先回家喝个醒酒汤……喂……yaya?嗯?还听得到我说话吗?”
  “嗯……”
  这等半晌才听见个回答的憋闷感!
  yaya父母那边现在是不能回去了……yaya现在的房子的位置……然而他并不知道地址。
  想到这里黑线了片刻,无奈的看了醉鬼一眼,只能暂时带到自己那里去了。
  啊啊,真麻烦啊这家伙!

  再次拦了辆出租车,说了串地名,将人抱进后座……现在这小子还挺安静的,蜷在角落没有任何声响。嗯,也好,不会给人添麻烦……
  “哎?兄弟?”
  白妈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向那司机。
  “哎哟,真是你呀!”
  司机有点眼熟……等等,这不是来找yaya的路上一路侃大山的那话唠司机吗?!
  莫名有种糟糕的预感。
  “哦哟,真是你呀小伙子!我一看你那眼睛就认出你来了!咱俩还真有缘啊哈哈!”司机乐呵呵的开车,“怎么我说小伙子你还真行啊,这么快就泡上了个妞?”
  “……哈?啊……不,他并不是……”
  “哈哈,真是后身可畏!有我当年的风采啊!不过我说这酒哇,可真的是泡妹神器啊,喝上两杯,脸红心跳的,一不小心就看上眼了啊哈哈哈……”
  “不是你想的那……”
  “哎呀,小伙子害羞个啥呀,就凭你那双眼睛也决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哈哈……”
  “不,大叔……”
  “我跟你说啊,我当年还没有开始发福的时候也有那么个小帅,不知道多少女人……”
   不不不大叔他并不想听你当年的风流逸事,还有究竟是对他这双眼睛有多么深刻的印象啊喂,就算一个不认识的路人大叔也要顺便黑人眼睛了吗这明显不合套路啊!!……不,不对!重点是他没有泡妞啊!也没有那么高超的技巧会泡到妹子啊啊!而且现在醉倒在一旁有一头秀发的人是男的呀!
  啊啊……心好累!
  喂,yaya你自己醒来回去好不好,他已经受不了啊……白妈捂住眼睛,觉得这个世界对他充满恶意。

  终于从话唠司机那里存活下来,在司机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下,白妈一脸心塞地上楼开门,将不省人事的yaya扔在了自家沙发上。
  叫你喝醉!
  叫你不省人事!
  “唔,疼……”被粗暴扔在沙发上的人呻吟了一声。
  !
卧槽他不是故意的,可别撞坏了!
  最后一丝醉意被吓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再次拉起人:“诶诶,yaya,你怎么自己摔了下去呀?哪里疼?哪里摔着了吗?”
  ……半晌没有什么回应。
  “喂,yaya?”
  灯光打在yaya脸上,衬出一片红扑扑的脸蛋,加上被扎在一侧的头发,咋看之下居然还很可爱。
  白妈忍了忍,最终忍不住摘下那只有点碍事的眼镜。
  oh上帝……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子力吗?!!少女yaya!这是何等高的女子力!
  好不容易按捺下内心怪蜀黍的某些冲动,正想轻声离开去洗个澡时,衣服下摆却被拉住。
  “别闹,yaya。”现在你萌度爆表了,再呆一秒他会忍不住拍照发微博给粉丝做深夜福利的!别呀,不要扯这么紧!你上次发裸照那回事还没找你算……算账……呢……
  ……对呀,TMD老子还没算上次的帐呢!
  猛的回头,几乎称得上灼热而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起了毫无所知的人。
  “我这次只能算是报仇啊yaya……”
  邪念瞬间起就是形容这个状况的……给某人拍黑照的念头越来越诱人,理智逐渐败在其下……手已经放在对方衣服上……
  白妈一边小心地观察着yaya的表情,一边准备动手……然后就看见对方睫毛颤了几下,张开了眼。
  ——天了撸!!!!!要被当成变态了!!!!
  “你在干什么呀白妈?”眯着眼,眼神迷蒙,鼻音很重,“我好困啊,不行我要洗澡……”
  ——并没有发现什么。好吧没想到这个人的洁癖能战胜酒精。
  不过……
  噫!尾音拖长的男人……你是在撒娇吗?无意识撒娇吗?话说你对你妈妈说话就是用这种语气的吧?!
  “嗯……现在在我家,那个……浴室在那里,待会儿我给你送衣服进去。”白妈一脸正经。
  “哦,好,谢了啊白妈。”
  于是白妈看着那只醉酒状态未解除的yaya摇摇晃晃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响起了水声。
 
  由于并没有多备衣服,白妈只能木着脸将新买未拆包装的内裤和自己的T恤短裤借给yaya。
  然后不久就看见在沙发上蜷成一团的yaya。
  “怎么不去里面睡?”
  “……不,这里就行了。”
  “我床够大。”
  “不……”
  白妈有点感动——其实现在像yaya那种不怎么喜欢麻烦人的人真的不多了——于是感动之下,他搂住某人就拖进了自己房间,让出自己半张床。
  温温凉凉,又软又有弹性的手感真不错……
  衣服是白妈以前穿过的,yaya穿起来有点偏大。不过就这么乖乖躺在一边的样子还是很顺眼的——至少不会不停地说欠揍的话。
  “晚安。”轻轻说了一声,白妈摘下眼镜放在边上,顺便按下床头的灯。
   ……
   ……
   等等。
   等等等等。
   白妈开灯,猛的起身望向床头柜。
   那里挂着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猫耳。
   他觉得自己一定要做什么了。

——————————————————————————
感谢食用(ಥ_ಥ)【话说这么冷的cp真的有人吃吗……==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