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甜品

佐相短篇

😷感觉自己啰嗦了好多不敢见人了

废话多+写着写着忘记初衷+文风突变,慎入

——————————————————————————

甜品


   叶子发现前街新开了一家甜品店。

   店面不大,最多只能容下五六人的样子,然而因为处于不算繁华的地段,那家店看起来总是冷冷清清,没有什么客人的样子。

   每次上学,叶子都要走过这条街,每当她经过时,总是会下意识地看看里面的场景。

   该怎么说呢……“食色,欲也。”也许是因为那里的蛋糕卖相相当漂亮,或者,店老板的长相特别清秀耐看……她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关注那里吧。

   店开张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事先的宣传和开业大酬宾活动,只是突然有一天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张了,玻璃的拉门上挂上了“open”的木牌,透过玻璃,可以看见粉饰一新的店。

   崭新的柜台,角落里摆放的绿色植物,透明的玻璃风铃……整洁干净的风格看起来更像是一家典雅的咖啡店。

    这家新开店的店老板,是个出乎意料挺年轻的一个男人。叶子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没有在柜台边站着,反而坐在客人的位置,百无聊赖的样子,一手撑着下巴,一手逗弄一株植物。

    有些奇怪呢,这个老板……叶子第一个感觉是这样的,接着她目光向下移动,注意到他那一身干净的厨师服……还有被裹住不露丝毫的臀部曲线……

    啊!她这是在想什么啊?!

    脸上浮起因害臊而起的红色,但脑子里却不由自主想到了自己那帮朋友念叨的,制服诱惑,禁欲什么的……

    “咳咳!”自我掩饰性地咳了几声。叶子再次抬头,猛的发现那家店的店老板正看着自己——目光对视的一刻,对方笑了起来,感觉……作为一个大人,意外有些可爱的样子?


   

    正是秋季,路旁的梧桐树叶渐渐变黄飘落。像是带着时光的悠长的叹息,傍晚的夕阳也透过树叶的间隙,轻轻落在大地上,温柔而灿烂。

   那家店终于被朋友们知道了,七嘴八舌地,带着对甜品的美好期待,也就约好了放学过来看看。

   很美呢……叶子看着地上斑驳的阳光,不知为何视线延伸,望向了街道对面。

    突然间愣住,出神地看着夕阳的余辉撒在了一头柔软的蓝发上,发尖是被淡淡的金色染的透明,金色的光晕柔和地打在头顶处——看起来就像天使一样。

  

   “欢迎光临。”

   察觉到有客人来了,这个店主人转过了头,清秀的脸上,由眉眼处开始弯起,荡出几丝笑纹后,接着嘴角抿起,露出一个相对大人来说非常可爱的笑容,然后很愉悦地打了个招呼。

    “女孩们,需要些什么吗?学生优惠哦。”

   女孩子们一下子兴奋起来,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好吃,吃什么容易变胖,每次买的甜品的量该是多少……叶子也加入讨论的阵营,视线扫及菜单最后一项,她发出疑惑的声音。

   “这个……”她抬头。

   “金色恋人。”年轻的店老板看了她一眼,似乎很轻易地就明白了她的困惑,脸上挂着不变的笑意,“名字很简单对吧?”

    “啊……是的。那个……其它甜品的名字都是很长的一段。我是说,它们的名字几乎都表明着制作它们的成分……”从对方和善的态度里,叶子不知怎么的,有种就算自己不说话对方都能明白的错觉。

    “这个呢……其实,我自己也有种不知道该不该将它从菜单里除去的困惑。因为……严格来讲,这不算是甜品。”

    “那店主先生,它究竟是什么?”

    “对对,凭这样的名字根本分不清是饮料还是其它的什么……”

    叶子的女伴们被对话吸引了过来,七嘴八舌问起来。

    “……这个,恐怕我难以回答呢。”

    这个店老板露出了稍微苦恼的表情,接着又舒展开了表情,笑着回答:“这个甜品,实际上是我的原创。但是它还没有制作好……还处于试验阶段呢。抱歉啦,大家,请先选择其它吧!”

    会是什么样的甜品呢?

    这个问题在当时也许都在大家脑海里转过,但随着时间流逝,这个疑问也就变成大脑里小小的一个问题,逐渐逐渐被遗忘。

    但奇怪的是,叶子一直都没有忘记。

    每次上学,每次走那条街,每次路过那家店,每次看见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的店主,她都会想起这个问题。

    是什么滋味呢?


    叶子觉得自己好奇到了极点。

   “这个是试验品哟。”总是很神奇地知道她意图的店主在某一天,她再次光临的时候,递给了她一份甜品。

    带着激动,混合着兴奋以及好奇心将要被满足的快感,叶子很小心地舀起了一勺,含在嘴里。

    ……

    全身的寒毛炸起。

    ……

    “……好酸!”叶子苦了一张脸。

   


   叶子成了店里“金色恋人”的试尝者。

   每次见到相马桑——是的,店老板说他姓相马——她都有点小激动、同时感到心跳加速……和幸福感。没错……也许,她喜欢上了这个可能大了她不知几岁的男人;也可能是,病态地就迷恋上了他的模样。

   这样的日子几乎持续了三个月,但叶子觉得时间过的很快。直到相马说,他要搬离这里。

    叶子记得当时自己愣了半晌,就问了一句:“为什么?”

    “大概,我不适合这里。”


    安静的下午,相马收拾了一下店里的私人物品。他知道那个常来的女孩对他有种特殊的感情……虽然不讨厌,但无论怎样,都不能轻易接受……他不再允许自己对感情放任自流。

    更何况,那也不是单纯的爱恋。

    有些累地靠在椅子上,舒了口气。现在是冬季,这个安静的小镇还没有下雪,只不过是天气渐渐变冷。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铺在身上,非常舒适。

    闭上眼,隔了一层眼皮,那阳光似乎是红色的。

    也许这个小镇适合养老。他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对着这个他呆了三个月的,安静的,和平的,走路和呼吸都要放轻一些的小镇。虽然不缺乏现代化的东西,但很少人沉迷于社交网站或者游戏,人们之间的相处气氛融洽,关系和谐……

    如果在这里养老……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也会有些寂寞吧。

    突然皱了皱眉,他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嗯……年纪轻轻就想着养老是不是太……

    “诶!”下巴突然被捏住,并不设防的相马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睁开眼,却看见一团熟悉的金发。

    心脏在那一瞬间似乎漏跳了一拍,紧张感油然而生……这种感觉类似于在路口拐角突然撞上依波……

    被自己内心的联想弄得有些慌乱,相马眼皮一跳,抬眼看向了对方。

    “……佐藤君?”

    啊啊,所以为什么会慌乱啊?!

    心跳陡然加速,有些喜悦,有种甜蜜……虽然和窥探了他人隐藏多年的秘密的那种感觉差不多,但还是有点差别……相马闭了闭眼,再睁眼时,觉得有点苦涩。

    别再逃避了。他听到自己的内心在说。

   “别再逃避了。”他听见佐藤说,嗓音低沉,“两个人,都不要再逃避了。”

   “在一起吧,相马。”

   “……!”蓦然睁大了眼睛,清澈的瞳孔里倒映着眼前的金发男人。

    内心的震惊不亚于听见了世界上最荒谬的事——这,这是……向他告白?对方……是佐藤君?

    不,不,佐藤脑子坏掉了吗?他可是男人!而且是已婚再离婚的男人啊!……再说他又不是guy……不,不,不!关键是,佐藤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干脆利落?!啊……不对,这个时候,应该关注为什么佐藤君向他告白才对!

   一向将各类事物分析地井井有条的大脑出现了少有的混乱,虽然一开始的出发点歪了,可是到了最后,相马还是推算出由于情报过少,难以分析的结论……有那么一瞬间,他稍微后悔了一下自己这些年刻意地没有收集关于佐藤的任何情报……

   发生了什么?佐藤君吃错药了?还是今天是愚人节?……

   “别想了。”似乎不满于相马的毫无回应,又或者,觉得这个时候是相马难得的的一个弱点——佐藤拎起对面那人的领子,将人提到一边,一手就撑在了后面的墙上。

   相马终于回神了,但反应过来自己和佐藤的姿势时,眼睛都差不多瞪圆了。

   “喂,佐……佐藤君?”

    壁咚!

    相马觉得内心是崩溃的。接着突然想到,啊,这个姿势,对于告白来说似乎已经过时了呢……

   “别多想了。”低沉的嗓音在空气中震荡,是那种可以迷死小女生的磁性声音。

    相马来不及反应,只感觉下巴再次被捏起,强制性地抬高,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一张俊脸逐渐放大……接着嘴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

    “!”瞳孔蓦地放大,反应慢了一步地伸手想推开,但却被瞬间遏制住。

    “……唔!啊……唔唔……放……”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强硬攻势,口腔内除了酥麻和酸软完全没有了其它感觉……手上拼命反抗却渐渐使不出力气,浑身也有些发软……

    ——喘不过气。

    ——这算什么?

    ——被一个吻吻得晕乎乎的。

    ——脸上绝对烧起来了。

    ——这个笨蛋佐藤!

   


    又是一年秋天。

    叶子收拾了一下旧物,突然发现一本封面颜色褪去的日记。

    “……是这个啊。”

    她情不自禁想起了好多年前的一个男人——相貌早已模糊,只能记得是很清秀温和的笑脸。

    说起来,那个人还是她情窦初开时第一个暗恋的男人啊。

    手上的日记并不多。

    『……今天第一次尝到了“金色恋人”,虽然入口是甜甜的,但品尝下去就会尝到一种酸酸的味道,并且有点酸到发苦的感觉,加上用的材料是冰箱里拿出来的……啊!莫名想要落泪!』

     『……第二次吃,相马桑的“金色恋人”似乎毫无进展!难吃!』

    ……

    『……唔,说起来,感觉“金色恋人”的味道渐渐甜了起来呢,还带着新鲜的水果味儿,相马桑总算有进步了呢,虽然吃到最后还是会有一种苦涩的味道……』

    『……问了相马桑,为什么“金色恋人”会在最后产生苦味啊,他居然也一脸困扰地说,他没有用酸味的原料,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混合起来有苦味之类的……』

        ……

    『……相马桑说他要搬开这里了,为什么?』

    『……很失落,特意绕了远路没有经过相马桑的店。但明天是相马桑离开这里的日子,我……一定要问问他!』

    下面的日记被撕下来了。

    叶子看着留下的不规则撕口,淡淡地笑了起来。时光总会改变很多,当时的不甘不平不愿,早已风轻云淡。

    ……剩下的,已经记起来了。

   蓝发与金发的交叉,渡在两人身上的夕阳,傍晚温和的微风,树上老蝉的鸣叫,依稀听见归鸟的啼鸣……似乎美成了画。

    金发伸出了一只手,半跪着的蓝发抬头,半晌,递过了一只手……

    ……

    叶子抿了抿嘴,突然想起相马离开不久后寄来的快递。

    “金色恋人”,那一次,彻彻底底是甜的。

  


END

——————————————————————————

(っಥ﹏ಥc)写出的不是自己想要的。。。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