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电话

静临同人

(ಥ_ಥ)

短,渣,慎入

——————————————————————————


  今天的池袋依旧和平。

  也许只是身为平和岛静雄个人的错觉……然而,他就是这么简单的感觉:即使发生再大的事,也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惊心动魄。

   或者该说,这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心态已经变了的原因?

   从清晨醒来,随着前辈汤姆四处干着讨债人的工作,中午简单地吃一餐,继续工作,到下午去甜品店看看有没有新出的甜品……每天都是这样的平静——和他的姓名一样。

   一直,一直……期待的,平静的生活。

  平静到,他终于可以安静地看池袋的天空;可以在路边公园闭目小憩;可以让池袋的人们逐渐淡忘过去自动贩卖机以及各路混混满天飞的日常……

  有时也可以像今天一样,在月色柔和的夜晚——虽然多半是霓虹灯的光彩盖过月辉——突然有了闲情,在家喝几口酒。在微醺的酒香里,一觉到天明……

   “铃铃铃。”

   手机的铃声不合时宜响起,而且执着地一直没有间断。

   静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稍微迟钝地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借着窗外透来的微弱灯光,看见指针指在凌晨两点半。

   这个时间,几乎没有人会打电话来的。

   抓了下头发,使有些昏昏沉沉的脑子清醒一些,他按下了接听键。

   “喂?”

   对方并没有沉默多久,很快地应了。

   “是我哟。”

   轻快的,熟悉的,而且很久没有听到了的……声音。几乎不需要反应时间……就能立刻猜出对方身份的人。

   “……啊。”静雄觉得大脑的运转停滞了一下,一瞬间的沉默之后,一方面诧异于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立刻挂断电话,另一方面又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所以他只是发出了一个无甚意义的音节。

  那边在他出声后,很快又回了一句。

   “我要死了。”

  若无其事地,轻松自然的,像是朋友之间在聊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的语气。

   “……”

   第一反应认为是谎言,但紧接着一阵愤怒和痛苦……跟大多数时候遇见声音的主人时的反应一样。厌烦,不喜欢,希望离得越远越好……但时间的分隔使这种感觉变淡,淡地让静雄花费好一会儿时间才回忆起这种感觉。

   对方像掐准了时间似的,又说一句:

   “这可是真的哟,不信吗?”

   “……谁管你啊。”静雄沉默了一会儿,仍然还是回了一句。

   “啊,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呢。”

   电话那头回了这一句话后,突然就沉默了,时间的流动漫长到让静雄以为对方是否真的讲着讲着就死掉,或者只是戏弄他,为了知道他的耐心有多少而恶作剧地打来电话……

   抓着手机,不敢用太大力,但也比平时重了不少力道……同样没有出声,也不想出声;视线无意识地看向某一处;脑子里就像被冻住一样转不过来……说不清原因,没有像以前一样干脆地挂断手机。

   时钟的秒针嘀嘀哒哒地转着。

   每一次呼吸都是如此缓慢。他想起许多年前的事——第一次见面,对方充满恶意的笑容和小刀;某一年的白色情人节,教学楼里四处滚动的汽油桶;愚人节,打翻冲过来一堆混混后,远处天台上的黑色背影;露西亚寿司店门口,领着寿司出来的他;马路上,神经质地蹦蹦跳跳的他;还有每次见面都是逃跑的背影……那次,倒在血泊里的他……以及,说出“杀了我”的他……

   ……

   静雄感觉身体哪里有些难受。

   他皱着眉,看了一眼日历,很费劲地估算出: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有四年了。

   静雄觉得胸口有团火,他终于忍不住,打算开口警告一句算结束通话,而在同时,对面突然就传来了声音。

   “那我挂了。”

   低沉了许多的嗓音,并没有什么情感透露出来。

    瞳孔蓦地放大,刚要说什么,电话里只传来嘟嘟的声音。

    不知道哪里来的敏捷,手指竟然不经大脑地按下了重拨键……

    “嘟——”

    “嘟——”

    “嘟——”

    天气不热,可是静雄额头上冒出了汗。

    “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胸口的火焰似乎突然猛烈起来,灼烧得那里火辣辣地疼,接着蔓延全身。

   静雄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

   没事了。

   他这么告诉自己,这肯定又是临也的恶作剧……也许今天是愚人节呢,哦,不是,原来不是啊……那,那又有什么区别,反正那家伙也就以愚弄他为乐吧……

   内心突然刺痛了一下,接着有种窒息的痛苦卷袭了全身……下意识地,全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一动也不想动。。

    啊……他,这是,怎么了?

   强迫自己摆出平躺的姿势,然而整个身体依旧僵硬,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绝望渐渐蔓延在胸口——这个城市,仍然没有这个人的丝毫气息。

  

   “小静……”

   “哎呀,你怎么还不死啊?”

   “真危险,自动贩卖机什么的……”

   “怪物就要有怪物的样子……”

   “小静,你饶了我吧!”

   “……杀了我吧,怪物。”


   眼角似乎有什么流了下来,凉丝丝的,然而缓解不了胸口的阵阵疼痛。


    ……临也。

    ……开玩笑的吧,要死了之类的。


    ……你回来吧。


——————————————————————————

水平有限,表达不清(ಥ_ಥ)。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