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灯红酒绿

短,渣。

人物可能ooc,慎入。

———————————————————————————————

 灯红酒绿,喧嚣繁杂之所,释放痛苦,宣泄感情之地。

  灯光变换着颜色,洒下红橙黄绿青靛紫七色光彩。酒吧里的男男女女随音乐扭动,一个个踩着鼓点,凝视对面陌生人的眼眸;灌下一杯杯包含酒精的饮料,无甚意义的望着四周的同类,或笑,或哭,或面无表情……

  人群突然起了一阵喧哗,人们将目光带过去,再次随着他们或狂热或兴奋的眼神望向了台上。

  灯光瞬间聚集在了一个青年身上,他脸上戴了张滑稽的奥特曼面具,上身一件单薄的紧身衣,下边是很随意的牛仔裤,搭着一条皮带,衬出细长的腰身及修长的腿。伴随人群中传来的尖叫,他缓缓走到台上,随意地比了个手势,音乐顿时热烈起来。

  举起的手一个响指,顿时像只猎豹般有力而灵巧地扭动……

  音乐是首耻度与隐蔽度都颇高的歌曲,在某些网站上下载量常年居高不下;唱者从清亮到喑哑的嗓音混合着舞者有力的扭动似乎带着某种魔力,使在场的人群中散开一种燥热的氛围……

  灯光换为暧昧的暗黄,低调着,似乎要掩藏什么;名为的饥渴的种子已经种下;四周逐渐变得闷热起来,身旁舞伴的呼吸似乎带着某些暗示,回头,是某种欣然的对视……

  男子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使它不至于过于粗重。

  一舞毕,台上的青年已然退下,换上数名衣着暴露的女性跳着热烈的舞蹈。

  已经完了啊……

  男子有些遗憾的想着。

  其实他只是个普通的白领,在一次和朋友在酒吧时看过那个青年的舞蹈后,就痴迷于他的舞蹈中不可自拔。

  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guy。

  因为并没有对别的男性有过这种感觉……所以,大概,只是被迷住了吧。

  脑中闪过一丝不确定,下意识地灌下一大口酒精混合物。冰凉的口感带来了刺激与麻痹,让他叹了一口气,下一秒就忘了这一不舒适的想法,再次,或者说,又开始因为酒精愉悦起来。

  嘛,无论如何,一天的工作之后能来这里放松一下都是很快乐的。特别是,能不定期地看见那个身材极佳的青年跳如此迷人的舞蹈。

  可是,那个青年究竟是谁……说实话,挺想认识的。

  哎,店老板都说过是只是有时来这里跳下舞的。大概,只是赚赚零钱花的年轻人吧……

  就这么一个人有的没的喝几口酒,想了想事。当看见手表的指针指向十一点时,男人还是决定付款然后离开。

  都看见那个青年了……也该满足了。

  ……

  “诶!”

  打算离开的脚步一顿,男人稍微睁大了眼,看向角落的黑暗里。

  那里是个彩灯照射的盲区,隐隐约约地通过微弱的反光,可以看见那里有个身穿黑衣的青年。

  ……是那个,青年吗?

  感觉心脏跳动地厉害,连带着呼吸也有些加快……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紧身衣,真的是那个青年……吗?感觉……除了多了一件白色毛领的黑色外套,没有什么两样……

  会是……他吗?

  突然感觉一阵战栗,全身的的细胞似乎因内心的激动而颤抖起来。

  鬼使神差的,男人走了过去。

  “那个,这位先生……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他很正常的问,同时察觉到自己内心剧烈地跳动。

  “嗯?”对方以一个鼻音表示了些许诧异,接着抬头,看了他两秒,轻轻笑着点头,“可以。”

  男人感觉控制不住自己心脏的急剧跳动……不,应该怎么说……各方面,都远远超出他的最初预想……

  从上往下看过去两根带着阴影的优美锁骨;黑色紧身衣下面白皙的皮肤……还有,像是为“眉清目秀”这个成语而存在的脸以及相当悦耳好听的声音。

  而从外貌来看,也不过二十多岁而已。

  “谢谢。”

  男人有些僵硬地坐下,同时看见对方的腰身——几乎是女性都要嫉妒的修长细美。

  绝对……绝对是他吧……

  “还是……学生吗?”男人咳了一声,摆出一副亲切的大叔的模样。

  “不是。”对方露出一丝笑意,“学生可不会像我这样闲。”

  “……是,是吗。”看起来是个性格温和的人。

  “经常……来这里吗?”男人招来待应生,点了几样小吃,“对了,喝不喝酒?”

  “可以。”青年的目光在那个待应生身上停留了一下,最后移开视线,点了点头,“我的话,最近几个月才来这里。”

  店老板说过,那个青年,也是最近几个月才来的……

  “原来是这样……”男人点了点头,“那,你刚才看了那个青年的表演吗?看起来相当厉害呢。”

  “嗯……是呢。”

   对方一瞬间的愣住没逃过男人的眼,男人几乎在心里肯定了这个人就是那个跳舞的神秘青年。一股惊喜的感觉撞在了心里,他看着对面因听到夸奖而微愣,接着脸色变得稍微柔和的青年,突然有种想将对方狠狠揉在怀里的感觉……

 “田中先生,似乎很喜欢那个……跳舞的人呢。”

   对方突然说话了。

   ……诶?

 “啊,是,是的。大概……大概是跳舞非常棒的原因吧!”

   差点被吓了一跳……诶?哪里不对?他……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不对不对!那种“喜欢”是什么意义的喜欢?!对方,知道了什么吗?!不……不,也可能只是一种试探。一定……一定是这样吧……

   而且实话实说,那种喜欢,绝对不是爱情的喜欢……只不过是欣赏的喜欢而已……

  “原来如此,那看来是我误会了呢。”黑发的青年笑着,说着很抱歉的话,然而没有一点抱歉的语气。看起来有些颐指气使,但又莫名地有些可爱……

   虽然眼前的大男孩对待长辈如此不客气……所以说这才是最近的年轻人吧……男人自己开脱着。

  “呀,酒来了。”青年眼睛似乎一亮,在侍者身上转了几圈后,又看向男人,“呐,大叔,你看那个人跳舞很多次了吗?”

  看吧……话题果然还是转了回来,所以最近的年轻人都喜欢有人夸奖的他们啊……男人这般想着,点了点头,给了个爽朗的笑容;“是啊,我认为他跳的非常不错。看见他跳过一次之后,就一直期待着下一次呢。”

 “是这样啊。”青年的目光在离去的待应生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再次放在男人身上,笑容突然加深了不少,“其实,我的话,还是挺喜欢大叔你的。”

  还没等男人反应,青年自顾自说了下去;“虽然只是刚见面,但大叔你,还是有不少惹人喜欢的地方的,不是吗?”

   男人有片刻的呆愣,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然而当目光触及青年的红色的眼眸——那双似乎蕴含着深情与专注的温柔眼睛时,马上口干舌燥起来,羞愧于自己的反应,以至于没有发现对方的异常欢乐的笑容。

  “有趣,真是有趣。”

   这句话是用压低后的声音说的,青年本来就很好听的声音在压低后更是令人沉醉,以至于很轻易地忽视其中异常的兴奋。

   青年的情绪渐渐亢奋起来,使那双红眸显得尤为瑰丽……他突然站了起来,张开双臂语调从高亢到低沉,“身份未知的迷人舞者,普通的三十七岁白领,舞者的迷人舞姿诱惑了白领,认为自己本来并非是guy的白领爱上了那个同性的舞者,他为此不安,羞愧,究竟是爱情还是不是爱情,说不定呢?口干舌燥,感觉饥渴难耐,梦中时时梦见那个舞者,想象着他面具下的模样……甚至有时候想将对方压在身下,听对方喘息求饶……”

 “呐……其实,又不承认自己是处男的事实,只能在深夜的梦里渴望着,而在白天里顶着烦人上司的各种苛责,压抑地越深,渴望地越多……然而,其实在心里,也是认为着那个舞者,也不过是个阴暗世界里的低贱的人罢了吧,只不过渴望着得到那个身体,所以欺骗自己,自己爱他;而之上又欺骗自己,自己不爱他,只是欣赏;再之上,又是人类自己编织的自己不过偶有好感的错觉……有趣,真是有趣!所以我爱人类!”

 “所以……”青年笑着看他,“爱着你哦,大叔。”

   ……

   

 

  昏黄的路灯,稀少的路人,寒冷的街道。

 “快到冬天了呢……亲爱的,我们要不要多买几件大衣……”

 “说起来,宝宝也要御寒的衣物呢……”

 “呐,呐,你听说了吗?附近那家酒吧有个男人发狂着跑了出来呢……”

 “嗯,似乎是疯了呢。”

 “也是,正常人哪有大冷天跑出来,摔了好几跤,脸上出血都不管不顾的啊……”

  路灯下,黑发红眸的男子眯了眯眼,稍稍回了回头,走向下一个路口。

  在男人跑出去后,那个染着金色头发的待应生问了他一句:

 “客人,能问一句吗?”

  在等到他点头同意的时刻。

  年轻的金发待应生问:“为什么客人在我每次经过的时候,要看着我呢?啊……我并没有其它意思,只是想问,我这样的着装,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吗?”

  黑发红眸的男子少有地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一个笑容:“没有,只不过,你的打扮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

 “啊,我并没有出错,那真是太好了。看起来那是个客人你很怀念的故友呢。”

 “……故友?”嘴角的笑容隐了下去,声音低了下来,“是呢。是一个非常非常怀念的,怀念到想比对方先见到对方骨灰的故友哦。”

 

  仇敌?

  故友?

  脸上再次挂上了笑容。

  谁知道呢……这关系,不过是延续了多年,从以往到现在,并且还将一直延续到将来的……除非某一方死去,否则永远存在的,一种令人厌烦到极致的关系罢了。

  下一个路口没有路灯,也没有其他行人。只有那个孤独的背影,很快融入了黑暗……

 

  ——————————————————————————————

不忍看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