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触碰

佐相小短篇。

慎入

脑洞,文笔不好,人物OOC,语无伦次

————————————————————————


触碰


  四周全是人群,拥挤,涌动,闷热不堪,小佐藤屏了屏呼吸,紧紧拉着妈妈的衣角,试图借此舒缓不适。

  “润君,记得拉着妈妈哦,不然会被人群冲散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佐藤紧握的动作,有着一头漂亮金发的妈妈的回头,看着小孩轻轻地笑着。因为双手都拿着东西,得不到空闲,因此只能用眼神鼓励着自己的孩子。

  “……是……妈妈。”

  从小就寡言少语的佐藤润点了点头,迟钝地张了张嘴,但也只是在妈妈回头的一瞬间发出了一声。

  “嗯……润君要乖哦……”

  没有错过孩子的回应,这个女人柔和的嗓音像是带着夏日清爽的风,温和地直吹进心里,让烦躁也变得安宁,纷扰全无。

  小佐藤抬头看着金色的发尾:“是……”

  午后的太阳直直照射,很快佐藤也出了汗。

  “热……”佐藤皱了皱眉,实在无可忍,但话出口时也就那么一个字。

  声音太小,前面走着的妈妈根本没有听见。

  很热,很难受,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手心的汗使得抓住的地方粘糊糊的,猝不及防被来自人群的力道一撞,便失去了仅有的联系……与此同时,眼前渐渐模糊,头也开始发疼……整个世界开始旋转……

  “妈妈……”

  “润君!”

  ……

  “佐藤君?佐藤君?”

  眼前是一张熟悉放大的脸,佐藤润愣了几秒,一只手就揪住了那一头蓝毛。

  “!”对疼痛似乎特别敏感的某人立刻疼出泪花,“啊啊啊!好疼!别……放手啊!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

  “你小子在干什么……”很快松了手,佐藤捏了捏眉心,扫了眼四周。

  这里是休息室。

  嗯……中午客人有些多,工作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因为实在有些困就来休息室里稍微休息了一下……

  墙上的时钟,指在了三点。

  ……已经这个时候了?

  “喂,相马。”佐藤看了一眼仍然满脸痛苦之色的某人,无由地觉得怪异,“为什么不叫醒我?”

  这个季节的工作量,单凭一个人忙的话有够呛的……否则他也不会累成这样了。

  “疼疼疼疼疼……”

  没有一个确切的回答。

  ……跟以往任何时候都一样。

  就是因为知道永远不会有答案,所以从没有刻意地开口去问。

  窗外各式各样的虫鸣声陡然响亮了起来,与此同时内心突然有了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

  “……”相马突然停了下来,用那双无论何时何地都相当清澈的眼睛看了看佐藤,“佐藤君,你……又怎么了?”

  虽然是问句,但是听起来更像是察觉到什么的无奈。

  说他怎么了……他就表现地那么明显?还是说,相马早在不知不觉中了解了他这么深?

  两种情况都不想确认真实与否。

  尤其在那双眼睛之下……是因为那个童年时的梦吧,总是让他想起母亲……

  温暖的,安心的……想要亲近的,想要触碰的……感觉。

  佐藤避开目光。

  “没有。”

  ……

  “恭喜呢,佐藤,终于追到了轰小姐呢!”

  “究竟是怎样的感觉呢?请务必告诉我吧!”

  “啊,反正,佐藤君现在……也正在和轰八千代小姐热恋,虽然很想偷拍一些照片,不过佐藤君肯定会打死我的吧……”

  “chance!佐藤君,难得的机会,你就说说被轰小姐夸赞后的心情吧?!”

  “呐呐,佐藤君……那个,那个……你昨晚,究竟和轰小姐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啊?!好好奇的说啊!”

  “那个……佐藤君,和轰小姐交往这么久了,稍微说说你有什么遗憾吧!啊哈哈,当然对轰小姐是没有什么遗憾,但是其它人呢?需不需要可靠的人比如我帮帮忙呢?!”

  “咳咳,那是玩笑啦……别打我!很疼的!”

  ……

 

恍如隔世。

天花板是白色的,墙壁是白色的,窗户是白色的,窗帘也是白色的……枕头是白的,被子也是白的……连掉落的发丝,也是白色的。

原来,是梦。

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过往的回忆。

一晃已经八十年过去了啊。

佐藤想着,看来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了……

子辈孙辈们被他以不喜吵闹为由,轰在门的另一侧,而此时室内只有他一个人……和他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八千代,在数年前就先追着她爱戴一生的杏子小姐,先行了一步,无疾而终。

终于也轮到他了……眼前仿佛浮现了他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他所经历的各式各样的事……他所遇见的的各式各样的人……童年的伙伴,学生时期的老师,陪伴自己的朋友,敬爱的父母,轰八千代……还有,相马博臣。

  ……相马。

  迟钝的大脑终于反应回来,那个记忆里由模糊逐渐清晰的清爽青年是早就离开的相马……在他和八千代结婚前一个月离开的,至今,依然是个谜样的青年。

  这家伙……果然狡猾,就算到了现在,他记忆里的他依然那幅年轻的模样,柔顺的头发,弯弯的眼睛,笑眯眯的……

  ……

  不辞而别的那天,正是他开始想着如何向八千代求婚的那天。

  也许彼此都已经察觉了。

  可是都选择了忽视。

  如果当时他坦诚一点……不,结果也说不定啊。

  可是如果真的那样做了,这一生,就不只是一种相敬如宾的平淡……也许,多了些挫折,也……多了那种想要触碰的爱吧。

 

————————————————————————


总之是,装文艺腔失败。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