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无题

静临短篇

这对cp很难写

也只能尽量不OOC。

————————————————————————

无题


  平和岛静雄很焦躁——因为跳蚤离他很近。至于为什么两个人距离很近却没有打起来,原因还得回到昨天晚上。

  “哥哥。”

  餐桌上,刚刚做完作业的平和岛幽很平静地叫了一声。他的眼神波澜不惊,脸上也没有特殊的表情。

  虽然听起来不过是很正常地喊一声哥哥,不过多年的相处也至少让平和岛静雄多多少少能听出什么。于是他走过去坐在了幽的对面,看了看弟弟无甚表情的脸。

  “怎么了,幽?”

  “……”与他个性几乎完全相反的弟弟静默了几秒,淡淡的开口,“哥哥,其实很想和同学搞好关系吧?”

  静雄用了同样多的时间消化这句话的意思,错愕的同时,选择实话实说:“啊……一般人总是这样想的吧。”

  而现实中,以平和岛静雄的实际情况做到这样却很难。总会有无聊的家伙寻滋挑衅。

  “现在哥哥的同学中……是有一个叫折原临也的人……啊。”平和岛幽静静地看着被掰弯的金属桌角,发出语调平平的促音,他顿了一下,看着平和岛静雄。

  深呼吸几口气让怒火平息,静雄有些艰难地点点头:“继续。”

  “……哥哥,我们家现在只有这一张桌子了。”平和岛幽提醒了一句。接着捧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语速不变,“这样的话,哥哥你应该试着多多接触他,如果每次都能稍微忍耐一些的话,到最后说不定哥哥可以正常地对待不这么讨厌的人了。”

  ……

  因为是弟弟提出的,所以静雄认真地在考虑。

  “反正,也是利用了那个折原临也,我想哥哥不会难以接受。”这句话是喝完半瓶牛奶后,幽补加的一句话。


  于是现在,公开课。

  将事情原委告诉岸本新罗后,得到对方一个OK的回复,然后安排他一定要上这个课程。

  静雄准时地来到了这里,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台上的教授唾沫横飞了半节课,昏昏欲睡之际……很讨厌的味道传过来了。

  以气味的浓淡度来识别的话,那个味道的发散体进了教室门后,不紧不慢地向这里靠近,在距离此处三四米左右的人群外,突然停止了移动……然后又渐渐靠近了。

  静雄额上已经爆起了青筋。

  这种令人相当不愉快的味道……静雄睁开眼,向左边看去。

  三步以外,青年脚步顿住,接着那张眉清目秀的脸上扬起笑容,低声说着:“呀,小静。真稀罕呢……来上公共课什么的。”

  静雄没有说话,主要将注意力用来控制勃发的怒气上。

  “怎么了?今天的小静有些不太对劲呢。”

  那个家伙啰里啰嗦地又开始了,啊,好火大……好想一拳揍过去……这家伙究竟为什么长得那么让人火大啊!一拳解决他吧……三步而已,很近啊……不,等等,现在忍一忍,一定要忍住……至少要忍到下课后再揍!

  脑子里名为理智的弦苦苦压制着怒火的乱窜,这使得不善于此道的静雄脸上呈现扭曲的表情。

  “啊嘞,真的有什么不对哦。”

  对面的临也笑容愈加明显,他眯着红色的眼睛细细地看了静雄几秒,突然坐在了静雄身旁——静雄座位旁,一般是没有人的——基本上没有人会有胆量坐在人形干架机器旁。

  “真的真的是奇怪啊,小静。”临也靠近了他,凌厉的红眸直直地盯住静雄的脸,语气带上了稀奇与嘲讽,“你在干什么?难不成是你那种草履虫构造的大脑也会想着要上课吗?”

   “还是说,新罗有瞒着我做什么?”那家伙嘴边一张一合,唇角的笑有些不可揣摩的危险。

   这还是静雄第一次和折原临也靠地如此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对眼前的人带有警惕……而那双猩红色的眼里,好整以暇与睥睨并存,几乎在对视的一瞬间就再次成功挑起静雄的怒火……

   满满地都是这家伙的气味……

   太靠近了,连洗发水或者是沐浴露的气味都可以闻见……

   烦躁烦躁烦躁烦躁……

  “你这混蛋……”


   静雄睁开眼,入目室内一片昏暗。透过窗帘往外看,并没有什么光线。

  夜光的闹钟滴滴哒哒走着,也不过凌晨三点。

  “居然梦到了以前……”

  很稀奇的一件事,平时他根本记不住做过什么梦,更别提梦过什么。

  可是这次居然会梦见高中时期的自己。

  还有……那个混蛋跳蚤。

  记忆里残留的自己的怒气太过于真实,以至于他下意识地回想下去……似乎,嗯,他们最后有没有打架?在离下课还有三分钟,老师离开教室后……似乎就打起来了。

  整个高中都在打架,和那个宿敌,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各种混混,普通的日常都没有享受过一天。

真是糟糕的回忆。

“糟糕”的感觉让静雄又想起折原临也。

糟糕的见面,糟糕的气味,糟糕的打架,糟糕的回忆,糟糕的小刀,糟糕的笑容,糟糕的衣服,糟糕的脑子,糟糕的品味……实在是有太多糟糕的东西了。

糟糕的跳蚤,烦死了。

尽管,他消失……已有一年半了。

烦死了。


END

————————————————————————


  很喜欢这对,可是难度太高了,且不说临也在想什么根本不知道,静雄的心理其实也很难揣摩啊……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