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疑似佐相的短篇

(可能)有了进展

狗血太多,有些羞耻

脑洞来源于言叶花,尴尬的相处情境

————————————————————————



  相马这几天都很欠揍。

  连续几天的笑脸都灿烂过头,于是店里的人多多少少都遭殃了。

  离相马最近的山田每天被支使得团团转;小个子的种岛受到被人说是小学生的次数增加;伊波这几天总是莫名地遇见男人,导致神经紧张;小鸟游因为山田哥哥执着于他的女装,每天都头疼地掩饰真相;吃货店长倒没什么事,但收到音尾先生邮寄的小吃次数多了起来……因此,八千代情绪很低落。

  “相马。”佐藤瞄了一眼正观望着四周的相马博臣,“别偷懒。”

  “什么?”对方笑得一脸灿烂,语气却很狡猾地带着委屈,“我可没有偷懒!”

  “店员们实在太热情了,把我的事都领去做了啊。”

  那张笑脸灿烂地无懈可击。

  但佐藤确实找不到任何证据……相马确实没有向任何人提出明确的要求,就算问替他干活的店员们,他们也会说是心甘情愿地替相马干活——举手之劳之类的。

  某种意义上,佐藤并不喜欢这种做法——高明的胁迫。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功夫,就可以让别人做完他的大部分工作。

  但是仔细一想,如果这种能力被不怀好心的人利用简直会是灾难……而相马,最多也就是用来作弄一下人,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

  大概,过几天就好了吧。

 

  相马几乎连续四五天持续这种状态了。

  店里奇怪的气氛甚至让佐藤感到了些许烦躁。

  一切都是相马那小子搞的鬼。

  脑海中一旦认定了这点,佐藤就觉得手痒……很想揍人。

  遗憾的事,始作俑者一直表现地中规中矩,没有整天凑过来在耳边唠唠叨叨,也没有很明显地偷懒不干活,让他做什么都乖乖地去做……

  和以往相比,这个家伙显得乖顺到了极点。刚开始佐藤甚至觉得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也不错。

   然而还是太奇怪了。

   “相马。”佐藤切着菜,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佐藤君。”相马将一颗草莓摆在冰激凌上,闻言很正常地回应了。

   借着眼前的玻璃以及相马身前的玻璃窗观察身后相马的神色,佐藤再次问着,有些迟疑:“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

   他一向都不想了解关于相马的事情,也从没有问过对方的任何个人信息……一方面是不感兴趣,另一方面是知道这个家伙一直奉行着秘密主义——就算这个人露出了似乎要透露自己的什么信息之类的情况,那也是恶趣味发作,最终也是什么都不会泄露的。

   所以这次,佐藤的问题足够刺激了。

   一般情况下都会让相马兴奋不已。

   可是……这次,没有。

   连笑容的幅度都没有变化,仍然和正常地回答:“不,并没有什么事。”

   没有反问,没有奇怪,没有一个劲儿的兴奋莫名……只是很正常地在回答。

   这时的正常简直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佐藤感觉到久违的焦虑。

   就像一个被时刻关注的人,突然间失去了关注……好似变成了一个让人彻底失去兴趣的人一样。

   比单方面的陌生更可怕。


   这天,佐藤特意地留到很晚。

   “我回去了。”

   相马已经换上日常的衣服,灰色的套衫以及黑色的长裤衬得他非常清爽。他简单地向店里的佐藤和山田告别。

   “明天见,相马桑!”山田一如既往地恋恋不舍地挥手目送。

   估摸着人已经走了数十米,佐藤也象征性地收拾一下,看着山田好好关了门,从包里拿出帽子戴上,转身向相马离开的方向走去。

  虽然有些可疑,但他只是想看看相马这几天表现奇怪的原因。

  维持着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佐藤悄悄地跟着,穿过一条条街道……等等,人呢?

  那家伙哪去了?

  快步来到刚才相马站立的地方,四处搜索,可是什么也没有。


  第二天。

  “早上好。”相马打了个招呼,笑眯眯的,很正常的模样。

  “早。”佐藤却有些精神不济,瞥了一眼和平常没有两样的相马,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多疑了。

  只不过是以前比较八卦,所以就算最近对他和八千代的进展失去了兴趣,那也很正常吧。再说这不是他一直都求之不得的吗?

  没有啰嗦烦人的家伙在耳边说个不停,也没有把自己的恋情进展当成戏看,更没有时不时好心歹心地插上一脚……这不是很好吗?!

  所以这家伙不正常就不正常,关他什么事啊!

  自觉想通了的佐藤再次投入工作,没有再多看相马一眼,就和以往一样。

  但午饭过后山田的一句话让他差点喷出嘴里的茶。

  “佐藤桑。”这个小姑娘有些生硬地叫道——当然,除了叫相马会显得很顺口很乖巧外,她叫其他人一直都是不怎么客气。

  “你……”小姑娘眼睛像是在发光,“成功了没有?”

  “……什么?”佐藤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相马,对方还在休息室里喝咖啡。

  “哼哼嘿嘿。”山田一脸我就知道的嘚瑟表情,凑过来低声奸笑,“山田我早就知道结果了!你一定没有找到相马桑的家!”

  “咳!”

  “因为山田我曾经连续一个星期都跟踪相马桑,可是都跟丢了!”

  心里的惊疑还没冒头就听见了山田自曝家底。除了觉得山田脑子确实不好……佐藤还有更关心的事。

  “为什么你要跟踪他?”

  “因为相马桑是我的哥哥,知道自己哥哥的家在哪里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所以跟踪也是理所当然了?实在不想吐槽山田的智商,佐藤扯开话题:“哦,是那样。”

  “真是奇怪呢……相马桑总是突然地消失,有时是经过一个路灯就消失,有时是走进人群就消失,有时走着走着就消失……”

   山田看起来像是陷入奇怪的幻想之中。

  “呜呜呜,相马桑好可怜……一定是间谍家庭出身的孩子……不然怎么会让人连跟踪进门的机会都没有……呜呜……”

   ……

   虽然脑子不好……佐藤想着,但至少提醒了他一点:依据相马一向的秘密主义,或许他会反跟踪技术也说不定。。

   想着,下意识又看了相马一眼。

   对方察觉什么似的回过头。

   佐藤掩饰性地避开。

   昨晚会不会被发现了?啊,真麻烦。最后一次……这是最后试一次。


   生活本身就充满了意外,就在佐藤关上店门,转身打算再次跟踪相马一次的时候,他发现相马根本没有离开。

   “怎……么了?”稳住声线,佐藤看着对方。

   今天是黑色的紧身衣加褐色的外套,修身的长裤同样没有露出一点儿肌肤。因为个子稍矮的原因,这个位置看来对方相当乖巧。

   “为什么……回来了?有东西忘了吗?”佐藤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

   相马没有马上回话,反而抬头注视着佐藤的眼睛,沉寂了几秒后,突然就笑了:“怎么了?我才要问佐藤君,为什么跟踪我?”

   “你在说什么?!”佐藤急急地打断,声音却越来越小——太明显了。暗恼自己的反应,佐藤习惯性地摸了下口袋,可是没有找到烟。

   真是糟糕……

   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他一定不去跟踪相马!

   叹了口气,到这种地步,佐藤反而有些坦然了。视线避开直直盯来的目光,转而放在那头柔顺的蓝发上,不怎么情愿地开口:“你最近有些奇怪……我,只是想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就比如回家路上沉迷于打柏青哥……”

   他究竟在说什么啊?!不,说不下去了,坚持不下去了。

   “嗯?”相反,相马的语言都显得自然顺畅,他甚至也笑了笑,“我可以理解为佐藤君你在担心我?”

   笑眯眯的样子在佐藤看来很不靠谱。

   “没有那回事哟。”相马耸了耸肩,很轻松自然地答道,“我一直很正常啦,感觉奇怪的只有你吧!”

   说完他转身想离开。

   “喂!”佐藤想留住他,条件反射地抓住他,手掌上温度互相传递的瞬间,双方同时一僵。

   气氛都凝固了。

   过了好一会儿。

   “请……放手。” 相马压低了声音。

   刘海遮住了相马的表情,佐藤看不见对面那人的脸,但凭感觉觉得对方很不对劲。于是刚想放开的手握地更紧了一些,用力将人扯回来。

   “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声音瞬间被掐灭,视线相对的一刻,看着相马有些湿润的眼眶,佐藤声音越来越弱,“怎……怎么了?我又没有……做,做什么。”

   这是佐藤第一次看见相马脸上除了笑眯眯和讨饶外的其它表情。这种表情——简直就像是被狠狠地欺负了却要非要佯装没事发生的情况一样。

   总觉得很带感,让人想再欺负一下……不!错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沙子吹进眼里了。”相马很平静地回答,然后提醒,“可以放手了。”

   骗人的吧。

   佐藤微不可查地看了一眼另一只握成拳头的手,直觉可能一放手这家伙就会跑了。于是大发好心地说:“哪只眼?我帮你。”

   微微瞪大了眼,气恼一闪而过,可是相马的声音传出来依旧平静:“已经可以了。”

   佐藤来不及说什么。

   “可以了!佐藤君!什么事都没有!”相马仿佛是突然失控,猛然挣扎起来,语调拔高,“给我几天时间,一切都会回去的!现在给我放手!”

   一番拉扯中,佐藤感觉到一滴水甩在了手上……一愣,相马已经成功挣脱了,并且立刻在后退。

   “如果佐藤君这么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喜欢上了一个笨蛋!”

   说不清为什么……佐藤没有追过去,就这么看着相马转身快步地离开。

   许久之后,佐藤低头看了手背上的那滴水。他突然不敢想更多……这,是雨,还是泪?相马……喜欢的人,是谁?


END

————————————————————————

   其实和标题并没有太大联系,硬要想的话,是被什么困住的相马和佐藤吧。

   其间突然出现了银妈式的一句话实在很对不起,就当是我恶趣味发作了吧……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