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末日

荒诞的文字

源自一个梦


————————————————————————

末日


  粮食吃完了。

  挺饿的。

  人们歪歪地躺在路旁,树下,溪流边。

  溪流里的水很少,勉勉强强能维持人们的生命。

  但粮食却没有了。

  这是末日。

  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末日来了。天空不一直是阴暗的,就像失去了太阳,可是光线却仍透过云层射了下来。

  白天还在,黑夜也还在,好像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

  但是有些东西变了。

  比如天空,一直都是不晴朗也不阴霾;比如土地,好像已经失去了生机,难以再种出粮食;再比如那些植物,没有长高也没有死去,一直都是静止的,好像停止了生长。

  这个世界仿佛被神抛弃了。

  下了雨,水位却不会涨;动物们都失去了言语,鸟儿不再欢叫,狗也只是偶尔地低吠;人们不再叽叽喳喳,他们总感觉很累,很疲乏,不想说话,也不想工作。

  但至少需要找找粮食。


  这一天下雨了。

  下雨的情况比较稀奇,所以人们都挺高兴的。但是尽管高兴,他们却没有很明显地体现出来,因为挺累的。

  突然有人说:不可以喝水

  没有人理他。

  大地已经像个海绵,它会尽可能地吸收水分,如果现在不喝水,那么最后可能会没有水喝的。

  这里的人都很累,累得不想干任何事。不想说话,不想工作,不想吃东西,不想和谁联系……感觉世界已经罢工了。

  他们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好像要活着等待什么似的。是等待世界最终灭亡的情景吗?他们也不知道。

  反正要活着。


  雨已经下了三天。断断续续地。

  道路很泥泞,人们既不讨厌也不喜欢。

  他们看着水,雨水落在地上慢慢地浸入大地。这一天浸入的时间有些长,可能是大地吸够了水,已经满了。

  人们横七竖八地趴着,坐着,站着,躺着,在一颗芭蕉树旁,在一条还淌着些水迹的干涸溪流旁,在那些不能吃的还活着的植物旁……没有人在意脏不脏,就像没有人在意为什么太阳没有出来……不,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抬头看太阳了。

  什么都不在意了。

  这是末日。

  人类好像成了没有生命的物体。

  没有思想,没有行动,失去了智慧,活着就已经失去了生命。

  但他们依然活着,为了活着而活着。


这一天雨大起来了。

人们终于想起了,这叫做洪涝。

死了很多人。

但他们不是被淹死的,他们是自己想死的。

其实也不是自己想死,而是他们不想活着了。一旦不想活着,那么就只剩下死了。

这是末日。

理智已经不见了。剩下的是一群不会思考的死物。


我偷偷地扛了一小袋米,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急忙把米塞进一旁的袋子下面,紧张地望着传来声音的地方。

一个小木屋,一扇破木门。

木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一个疯老婆子瞪了望了望我的身后,没有发现什么,于是狠狠瞪了我一眼,颇有不甘的嘟嘟囔囔着转身关了门。

我松了口气,刚回头,又吓了一跳。

不远处拐来一个老头,头发花白,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深一脚浅一脚地从下面的积水处上来了。

但我的注意力全被他身后扛着的好几个米袋吸引。

他看起来不着急也不淡定,动作利落地将那几个袋子埋了,这才看了我一眼。

我又紧张了。

他走到我身前,用那双浑浊的老眼看着我。

“如果我死了,你要照顾老婆子。”

我很紧张,忙点头。

他满意地进去了。



  我不知道要干什么,于是呆呆地在屋檐下看雨幕。我暗暗觉得,如果老头和老婆子都死了,那么米就是我的了,木屋也是我的了。

  不久,我就等到了那一天。

  那一天很平常,依然下着雨。

  哦,最近都在下着雨,和前些时候很不同。可是尽下雨也不是好事儿,很多人都死了。因为饥饿,和喝了太多脏水。

  屋子里传来了几声刺耳的巨响。

  我捂住耳朵,很恐惧,好几天后才鼓起勇气进去。

  木屋很破烂 ,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接着我看见了两具尸体……因为很害怕,所以看了一眼就不看了,我想先找找其它东西。

  不过木屋很小,我没有找到什么好玩的东西,这让我有些沮丧。可是一想到这个屋子和外面的米都是我的,我又高兴起来了。

  然后我背上一痛。

  我哆嗦了一下,想回头,但没有力气。

  我要死了。

  袭击我的是谁?是狼吗?我会被吃掉吗?死掉的感觉是这样的吗?……


  我又醒了,身体上泛着白光。

  念头稍微一转,我就飘在屋顶上了。

  咦?雨停了。

  我看到一群人,他们趴着,坐着,站着,躺着,在芭蕉树和溪流和臭臭草旁边。

  天空不晴朗,阴沉沉的,接着下去了小雨。

  “不可以喝水。”

  我看见自己嚷嚷着。

  当初为什么要嚷这句话呢?已经想不起来了。

  打了个激灵,我惊恐地窜回小木屋。

  我的尸体在那里躺着。

  于是我钻了进去。


  “不可以喝水。”我听见自己说着。四周是晒着太阳的人们,当然这其实也不算晒太阳。

  我回来了。

  重新活了一次。

  还是,梦?

  搞不清楚了,我想回到小木屋里去。


  我有点想翻袋子下的米,但忍住了。

  推开吱吱呀呀的木门,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而且地板都蒙了一层灰。

  最显眼的东西是那个黑色的方行小机器。

  感觉像是mp3,可是只有一条线,也不知道干什么。

  我拿去那个机器。


  爸爸,妈妈,妹妹都出现了。

  他们也拿着那个机器,并且像是装备好了的样子。我低头看看自己,居然也装备好了。

  外面传来扭曲的嚎叫声,我们出去,结果发现整个山脚都是面色发青的僵尸。

  “是僵尸!”

  “怎么办?”

  “我们就要变成僵尸了!外面好多啊!”

  “怎么办姐姐?”

  我深吸了口气,有些腿软,但却坚定的说:“我们能逃出去的!”

  “你们看,这一定是外星人残留的高科技物品,凭借这个,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我按住了一个按钮。

  “哇!!!!”妹妹尖叫起来,“你飞起来了!”

  他们学着飞了起来。

  我们脱离了僵尸群。


  我们来到了文明世界,准确说,是文明世界的残骸里。

  没有人,很静。

  “呀!!!!!!僵尸!”妹妹叫着。

  “我不是僵尸。”那个看起来像职业女士的女人说着,她甚至皱了一下秀气的眉毛。

  看起来不像是僵尸会做的事……

  “你们才是!莫非是从那边逃出来的吗?”女人瞪着我们,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眼神顿时带上了嫌弃和厌恶。

  “如果真是这样……”那女人喃喃道,眉眼狰狞起来,用手上的机器射出一道光线,“那就去死吧!”

  我险险地躲过去,惊出一身冷汗。可是那个女人疯了似的冲过来,我忙借着机器飞起,愤怒让恶念生起,趁着女人不查,狠狠地踢向她的头。

  “唔。”她的动作停了片刻,我急忙以最快速度催着机器从半空中逃离。


  我飞了很久了,独自一人。

  是的,我和家人走散了。

  四周是不变的黑暗,啊,不对,太阳还没升起呢,所以不算是永恒的黑。

  我飞着,慢慢想起了和家人一起的时光。和家人在一起时,虽然总遇见僵尸的围攻,但却很快乐呢。

  嗯,当然每天都心惊胆战的……可是脑子没有生锈,也不会什么都不思考。所以比起什么都不想,每天想着如何逃命比较充实呢。

  还记得和爸爸讨论过机器的功能。

  一定是外星人带来的吧,这种高科技,地球上怎么会存在……这里,已经是末日了啊。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如何的末日……

  “如果一直往天上飞,我们会飞到太阳上吧!那里一定会暖洋洋的。”

  “是呢!金灿灿的,美丽的!”

  可是,另一种恐惧突然笼罩了我全身。

  脑子里似乎有记忆解锁了……人类,到了外太空,是没法成活的吧,会死的吧……

  可是什么也没说。

  是什么呢……我,忘了什么呢?

  突然感觉一阵寒冷,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尸体”,不对,我已经……也不对!那么为什么我不会饿呢?我,明明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我,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绿色,眼前有绿色。

  居然是一个完好的山谷。

  我悄悄飞了进去。

  有竹林,有溪流,有山坡……还有,一个巨大的学校。

  学校?

  嗡嗡的声音很远就能听见,远远望去,学生们或窗台边学习,或走廊上闲聊,或阳台上望着风景……

  他们都穿着一样的衣服……哦,那是校服吧?

  哼,校服有什么了不起,我也曾经穿过!

  ……

  我刚才在想什么来着,唔……忘了啊。


  我看见了一道金色的旋风。

  揉了揉眼睛,我发现那是一个人。

  她是一个来自二次元的有着金色短发的盗贼。

  次元之壁是什么时候破碎的呢?

  下一秒我已记不住这个问题了,因为我急于拦住盗贼,担心她下一秒就消失不见。

  可是背后有人在追她。

  我们起了争执,我们一起逃跑,她还给了我一个饭团,而我帮她甩走了追兵……我们成了朋友。不,与其说是朋友,我觉得损友比较合适。

  原来,末日也可以邂逅友谊啊。

 

  盗贼总是很怨恨学校,以及学校里和她毫无关联的学生。

  为什么?

  她始终不肯告诉我。

  然后她不见了,就像她不知道怎么出现的一样。

  我认定了她是混进学校想报复谁,所以在夜里,我也悄悄溜进了学校。

  “嗡嗡嗡。”

  即便是夜里,他们也在读书。读书声像一个咒,让我从心底儿产生厌恶感,但是却有一种想要接近的熟悉的感觉。

  末日来临前,曾经有过的一种感觉。

  是什么呢?


  我有些疲惫,因为一整个晚上都没有找到盗贼。她擅长伪装,或许她已经发现我在找她了,现在也许在嘲笑我。

  那个混蛋。

  内心渐渐升起愤怒,我不想玩了。

  然后厌烦,不想理她了。

  我要走了!


  我没能顺利离开。

  因为在转身下楼梯时,我撞到一个人。

  是个男生。

  他看着我,眼睛渐渐睁大,很吃惊的样子。

  我突然意识到,我没有校服。

  校服就是身份凭证,没有校服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你,你……你是……”他结巴地说着,眼睛一刻也没离开我,然后他突然转身逃跑,边跑还边大声吼着,“外,外面的……外面的入侵了!!!”


  这个山谷是人类最后的希望之一。

  末日来临,人们渐渐失去了某种能力。尽管不能百分百概括事实,但是,大量现实表明,这种失去的能力是属于生命本源的能力,有了它,人类才是所谓的智慧生物,才会思考,创作,记忆,才可谓之人类。

  这种能力在人们身上消失,慢慢地……一旦失去一定程度,就变成了那些僵尸的前身——一具活着的肉体。

  我,就是那种活着的肉体,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能力的逝去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快速,而是一直保持了一种相对平衡的状态。

  或许已经记不起很多东西,但记忆本身没有失去,而是大脑不能回忆过去。

  上面的话是盗贼告诉我的,然后她又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离开前我问:那么你讲的这段话我会记不起来吗?

  她淡淡地看着我点头:会的。


我觉得盗贼骗了我。

因为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记不起事情了。

她一定是在安慰我,才说我的情况特殊。

我已经记不起五分钟之前的事情了。

所以我手里抓着日记,尽快地记录起五分钟内的事情。

 

下雨了。

学生们要避雨。

他们来这边了。

我来不及逃。

一群穿校服的女生用背部围住了我。

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师过来了。

他们谈了一些成绩上的事。

老师走了。

围住我女生没有回头。

像是没有发现我。

其中一个人叫了我的名字。

她说你还活着。

她在哭。

她又说了什么,很熟悉的样子。

那应该是我的名字。

……

我听不懂她们的话了。

……

哪里不对。

我的脑子……好像已经死了。


END


————————————————————————

记录完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