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搂抱

佐相(可能)小短篇

玩梗失败,自己把自己狗血一回的吐血感

不想多说了

————————————————————————


  搂抱



  “佐藤君!”

  头顶上传来惊慌的叫声。

  由于是相当熟悉的声音,佐藤只是稍微感到奇怪,于是刚抬头他就看见一道黑影落下——过于掉以轻心是结果是被某个物体狠狠地砸在了身上。

  很疼……

  简直比依波的重拳砸来还要痛。

  似乎差点就死了的感觉!

  “佐藤君,你别死啊!”这个熟悉到烦的声音响起,紧张的语气不似作假,但其内容足以让人怀疑对方的人性,“佐藤君,你要挺住啊,要知道你还是连轰小姐都没有追求到的童子鸡,你这样死去我会感到相当憋屈的!”

  被气地一口气提不上来,咳了几声,视线聚焦,眼前正是相马那张放大的脸。

  对方看见佐藤睁眼,显然很开心:“吓死我了佐藤君,你要是死了我看好戏的对象又少一个了……”

  “呃……啊啊啊什么,你干什么佐藤君?”

  再次收了收掐住对方脖子的手,无视他的叫闹,佐藤坐起来甩了甩头,总算是觉得性命无忧了……不过,胸口和肚子被砸得好疼……

  “你在干什么?”恶狠狠地质问某人。

  “额……那个,我在挂店内的装饰。”相马无辜地望着他,手指了指门上的钉子,接着用力想要扳开佐藤的手,可惜没有成功。

  无辜的表情是白装了。

  这家伙果然忒烦。

  意识到这点的佐藤掐住对方的脖子,在某人一脸玩大了的后悔表情中,在半空乱晃了几下,扔在地上。

  “别……啊,不……好晕……晕……”



  “小岛游君,佐藤君刚才又欺负相马桑了!”

  “呀~~前辈真是可爱又善良呢~~~”

  “啊!小岛游君!我在说相马桑的事啊!”

  “不,前辈……你不用去管他们的。反正一定又是相马桑捉弄了佐藤桑。”

  “……”好像也是。



  “过分,真过分!啊!实在太过分了。”

  相马再次爬上梯子去挂小装饰。

  “脖子好痛。”

  这一次终于大功告成,相马舒了口气,揉了揉脖子,然后慢慢爬下梯子。

  “喀!”

  什么声音?

  一向灵活的脑子很快给出答案,然而身体却来不及做出反应。

  “啊啊啊!”

  佐藤碰巧地在相马爬下梯子时就看着……看到这一幕的瞬间,脑子里极快地闪过“视而不见,坐看好戏”的想法。

  ……不过还是算了,摔下来会很疼吧。

  “啧。”

  这一次是有所准备,所以掉下来的人稳稳当当地摔进怀里……而美中不足的是,佐藤仍然有种胸口碎大石的错觉。

  没有意料中的疼痛,以及听到身后传来的的闷哼,相马有些迟疑地回头。

  “佐藤君?”

  静默地对视。

  秀气的眉眼弯了起来。

  “你真是一个好男人啊。”

  ——语气和普通的欧巴桑夸赞别人家的男人时一般无二。

  “咳……!”感觉脸上有些烫。

  他不是故意想歪的,佐藤替自己辩解着,咳咳……只不过是……晚八点档看多了而已。


END


————————————————————————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