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佐相(可能)小短篇

感觉人物有些崩,于是强迫症犯了想删,但还是放出来证明存在吧

练笔之作,闲时啃啃

————————————————————————

  睡



   相马睡着了。

   佐藤意识到这一点时有些不可思议。

   并非是对相马那家伙单方面的刻薄想法,而是感觉,这个从认识起就一直保持秘密主义的人,会如此安稳地在别人面前睡着……总感觉很不真实。

   趁着这个时机用手机拍下他的睡颜怎么样?

   这么想着,虽然有些唾弃——啊,和这个人做法一样了——但以此为威胁似乎也不错?于是佐藤就这么做了。

   嗯,这只不过是抓住相马把柄的手段而已。

   佐藤为自己开脱着,平时他哪有那么无聊?所以这个做法……确实只是想留着作为日后欺负相马的工具罢了。

   相马睡得很沉,就这么趴在休息室的桌子上睡着了。平时聒噪的嘴闭上了,没有发出声音。稍稍显胖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红色,柔顺的蓝发驯服地贴着脑门,只看这张脸的话,这人确实清爽地让人想要亲近。

   只可惜事实是这家伙性格恶劣到没朋友。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店马上要打烊了。

   “喂——相马。”点了只烟,佐藤也有了些困意,“偷懒够了吧,下班了,该回去了。”

   “……嗯?”

   很久之后相马才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微微睁开了眼,含含糊糊地回答一句:“佐藤君……你先回去。”

   说着又要沉沉地睡过去。

   “喂!相马!”有些恼火这人的不合作,佐藤没多想的抓住一把柔顺的蓝发,提了起来。

   “……好疼。”对方昏昏沉沉地呢喃了一句,闭着眼皱起了眉毛。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一开始并不是恼火,而是惊讶于相马迟钝的反应。可似乎手上的温度有些不正常,佐藤便带着怀疑探了探对方的额头。

   发烧了。

   等等,佐藤突然有些紧张,他想起这个下午都没见到相马的身影。

   本来以为这家伙又偷懒什么的……现在看来,不会是烧了一下午吧?

   今天下午客人比较少,排班的也只有他自己,八千代,那个吃货店长和相马。八千代只会和店长杏子在办公室休息,他则一直在厨房……

   “这个麻烦的笨蛋!”

   身体不舒服不会请假吗?!

   仗着身高将人抱起来,冲向外边的车里。



  附近只有一家小诊所开着门。

  考虑到公立医院离这里的距离,佐藤没有多想就将相马送了进去。

   “你和病人的关系?”老医生的老花眼镜被灯光照得反光,见佐藤有些发呆,他摇摇头问,“亲戚?朋友?还是恋人?”

   这个问句的语气太正常了,以至于佐藤下意识忽视了最后一个奇怪的选项,紧接着他摇头:“我们是同事。”

   “什么时候病的?”

   ……

   接下来都是一些常规的问题,虽然有些不耐,但佐藤安安分分地回答了。谁知这老头转身一句:

   “年轻人,不能只顾着工作,偶尔也要关心一下恋人的身体啊。”

  佐藤愣住,好几秒后,才觉得一股火起——喂,这老医师怎么回事?!

   “喂我说……”

   “真是的,小伙子就是年轻。”老头连连摇头,似有所感叹。

   所以为什么他会误会……佐藤别开头,感觉有些胃疼。

   ……

   医生简单地开了几副药,给相马吊了一瓶,之后看着背起相马的佐藤说:“我说,小伙子,恋人呢……是用来疼爱的,你最好照顾一晚上……喂,为什么,我还没说完你走这么快做什么?!”

   ……

   瞄了一眼全然已经是昏睡状态的相马,佐藤按了按方向盘,深吸了口气,腾出一只手随便揪住一把头发摇晃起来。

   “喂,相马……相马……相马,给我醒醒!”

   蓝发的青年皱了皱眉,眼睛却没有睁开,含含糊糊地反抗:“别……好疼……烦死了。”

   “哈?”怎么办好想揍人,佐藤深吸了口气,提高了声音,“相马!你的家在哪里?”

   “……”

   “什么?”佐藤稍微凑了过去。

   “……秘密。”

   佐藤面无表情地一拳砸在了相马头上。



   佐藤是看着相马从睡梦中醒来的,那张干净清爽的脸上呈现出了由无知单纯到腹黑深不可测的转变……当那个熟悉的笑眯眯的表情出现时,他忍不住顺手抽开了被子。

   北海道的秋天还是很冷的。。

   “啊!佐藤君!”蓝发的青年惨叫了一声,朝他手里的被子扑过去抢回来裹住自己。

   “很冷的!”他理直气壮地控诉着。

   精气十足看来是没问题了……可是很奇怪……为什么相马会给他一种很可爱的感觉,还有那个哭腔也是挺带感的……

   猛然察觉到与平日略不同的脑回路,佐藤皱眉轻咳了一下,意识回笼:“行了,相马。”

   “什么?”某人明显恢复如初,此刻大肆打量四周,“佐藤君的家啊!整洁地让人意外呢……啊!那个是轰小姐送的礼物呢,保存的真好,果然是真爱啊……这里真是个收集情报的好地方!”

   抓住晃来晃去的蓝色的头发,强行抑制住某人的行动,佐藤冷淡地瞥了一眼满脸委屈的对方:“换上衣服,吃早餐。”



  佐藤切下一块煎蛋。

  相马眼睛发光地看着四周,同时聒噪不已:“呐呐,佐藤君!没想到你是喜欢这种风格的人呢……而且你#;%*&$……”

  佐藤忍着咬了一口。

  “还有,那个的那个布偶有些喜感呢,谁送给你的?好好奇……”

  佐藤咀嚼着吞下。

  “佐藤君的家里只有一人呢……”

  佐藤咬到了一半。

  “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领着轰小姐进来……”

  佐藤忍无可忍,将自己叉子上的煎蛋快速地塞进了相马嘴里。

  “闭嘴!吵死了!”

  相马下意识嚼了几下吞了,看了看脸色难看的佐藤,突然间脸色有些发红。

  捂住嘴跑进洗手间。

  “佐藤君你的煎蛋太辣了!”

  ……

  “你傻了吗这是甜品!”


   END



————————————————————————


   不自觉代入了小野的隐S,很麻烦,但是又不想改。还是晾着吧。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