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夜路

短而且0进展的佐相(可能)小短篇

为了不浪费脑洞而产生的渣作

睡前催眠看吧

————————————————————————

  夜路

  

   相马在寂静的街道上走着,此刻距离夜晚十二点还有三十分钟。

   正常情况下,他不会这么晚回家的。

   不过目睹了那么有趣的一面,大概……也是值了。

    嗯……大概。

  “嘶——”

    今夜的夜风有些大,道路两旁的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

   或许真的穿的太少了点。

   将两手放在嘴边哈了口气,夜晚路灯的灯光下可以明显看出雾气。

   真的有些冷。

   相马默默地想着,突然听见几声猫叫。他朝声音的来源处看过去,只看见黑漆漆的一从叶子。昏黄的灯光打下去,照亮的是带着细微绒毛的厚实叶片,但随脚步挪移,底下又是阴暗。

   看不出有什么。

   就像曾经那个人说的自己一样。

   迎面走来一个中年人,眼上架着黑框眼镜,眉头却微皱着,脸上带着疲惫,匆匆忙忙地与相马擦肩而过。

   带来的冷风让相马哆嗦了一下。

   啊啊,失算了,应该在出门时多带一件衣服的。

   不过,这里……离家不远了。

   相马看了看左拐的路口,里面黑漆漆的,租的房子离瓦古娜利亚不近,但胜在租金便宜。

   身后的汽车轮胎减速摩擦地面的声音引来相马的注意,他有些警惕地用眼角余光观察了一下。

   红色的小汽车,有点眼熟。

   不一会儿相马停下脚步,脸上带笑:“佐藤君,很巧哦。”

   小汽车也停了下来,车窗摇下,露出金发男人毫无表情的脸。冷风吹来,相马一时不察打了个冷战。他感觉笑容被冻得有些僵硬。

  “上来。”

   相马眨了眨眼,看着对方毫无情绪变化的脸,内心突然就想:呐呐,佐藤君还真是善良呢。

   忍住回头望向身后直通回家之路的冲动,笑眯眯地摇头:“多谢了,佐藤君。不过我家离这里很近,不劳烦你了。”

   金发男人盯了他一会儿,转开脸,摇上了车窗。没有等相马回过神,车门已经开了。

  “给你。”递过来的是一条围巾。

   粉色的。

   相马笑眯眯地回望,暗叹对面寡言男人的细心,却没有接受对方的好意。

   “真是谢谢呢,佐藤君。可是……这是你准备买给轰小姐的生日礼物吧?”

    牌子商标都没拆啊。

    也难怪他这么晚出现在这里,本来就是受亲戚之托赶往镇幼儿园接出小侄子,回来的路上路过礼品店,看见招牌上的“送给亲爱的你”的情侣招牌会不由自主进去……由于另外一条街可能发生堵车状况,所以拐道在回家路上撞见他了啊。

   在出神的一瞬间里,相马眨了眨眼,只见对方已经站在自己眼前,不客气地用围巾将自己脖子围了两圈。

   愣了一下。

  “哇……佐藤君好温柔!”这句话顺口而出,鬼使神差地。

   佐藤一顿,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手上突然狠狠地捏住了对面青年白皙而稍微显胖的脸,扯了两下。

   “好疼!”

    在被相马用手挥开之前就已经放开了手,甚至以一种奇快无比的速度进了车厢,关闭车门,绝尘而去。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捂住被捏疼的脸,那块皮肤上似乎还存在着手指的温度。

     一阵冷风吹过,疼出泪花的眼睛有几分干冷,而脖子上的围巾却徐徐地传来暖意。

   原来是害羞了吗?

   相马缩了缩脖子,敛了表情,转身向身后的路走去。

   他闻到了淡淡的干净棉麻的味道。


END


————————————————————————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