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佐相(可能)小短篇

无聊时的消遣之作

暧昧向

————————————————————————


   “佐藤君,客人要一分芭菲。”清越的嗓音从身后响起。

     手边正忙碌着的金发男人顿了一下,稍微回头,看着对方那张笑眯眯的脸。

    “你很闲啊,相马。”

    “啊!嗯……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蓝发的青年迅速地退后几步,带着刻意讨喜的笑容,“佐藤君太辛苦了,这次我来做。”

      盯了对方三秒,确定这个爱偷懒的家伙确实在工作,佐藤才收回目光。

     即便是害怕殴打,这家伙也是笑眯眯的表情。这么想了想,金发男人有些无奈地发现,从相马的脸上,很难看出真实的情绪。

    “呐,佐藤君。”女孩甜美的声音传入耳中,顿时打断佐藤的思绪。

     “佐藤君,我跟你说啊……那个,杏子小姐她今天又吃了四杯圣代,超级厉害的……而且,杏子小姐说我的圣代很好吃……”

     “阿拉阿拉……可怜的佐藤君。”蓝发的青年低低地叹了口气,但笑眯眯的脸暴露出此刻内心活动绝对算不上怜悯,反而有几分幸灾乐祸。

      他正对面的小鸟游对此无语,接过相马递来的芭菲,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适当提醒一下。

     “相马桑,还是不要摆出这样的表情的好。”

     “呀,小鸟游君,我是在为佐藤君感到悲哀啊……身为男人,却有一个女性情敌,想想就郁闷呐。照我说,趁现在这个时机,直接说‘我喜欢你’然后一个吻……”

     “等等,相马……”小鸟游话没说完,就看见一个平底锅直直地飞来,重重砸向相马。

     “啊!好疼!”蓝发的青年惨叫,“啊!冷静点!佐藤君!我错了,放过我吧!……不要过来!啊!”

      趁着一团乱的情况,小鸟游偷偷溜走,顺便为背后不停被暴打的相马祈祷了一声。

     

     夜晚,男性更衣室。

    “真疼……”

      相马揉了揉头发,抱怨着:“真过分呐,佐藤君这次……”

    “不行,为了我的未来……一定要快点撮合他俩,真是受够了。”

     套上T恤,再拿上外套。

    “可是照佐藤君那种拖拖沓沓的风格,什么时候才能攻略下轰小姐,温温吞吞真是急死人了,明明我这么多次都在暗中……咦?这是什么?唔!唔……咳咳!啊!好呛!”

     从背后伸出来的手将一支快燃尽的烟塞进相马嘴里,同时还捂住了嘴。相马一时不防,下意识就吸了一口,顿时被烟气呛出了眼泪。

    “咳咳咳……咳咳!”从未吸过烟的相马只觉得一片辛辣,从口腔到鼻腔都是古怪难以接受的烟味。

     泪眼迷蒙地瞪了不知何时回到更衣室的佐藤,相马悲惨地抗议:“佐藤君!咳咳……你在干什么?!太过分了……咳咳!”

   “让你闭嘴。”金发的男人冷冷地说了一句。

   “你不是回家了吗?!”

   “有东西忘了……没想到就听见你说我坏话呢。”佐藤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的相马,觉得差不多了,吸了口烟,缓缓说了一句,“别打扰八千代。”

    相马看着佐藤拎起桌上的袋子,顺便将烟摁灭在烟灰缸,悠悠地离开。

    剩下独自一人的相马反省了一下。

    “……运气太不好了。”

    呆了半晌。

    他感觉不对劲地看了一眼烟灰缸,突然嘴角抽了一下,表情微妙起来。


END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