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双黑】月色醉人

*双黑太中,短篇
*人物性格OOC
*没有文笔、剧情和逻辑
—————————————————————

  横滨的黑夜对于港口黑手党来说,犹如母亲温柔的拥抱。
  温床之中,从不会缺少黑手党作风的威胁,恐吓,抢夺,乃至虐杀。
  支付暴力,获得利益。
  港口黑手党的成员,或许一开始是为了生存和金钱,而一旦呆久了,这个组织就会如附骨髓,最终会让人交上忠诚,以获得庇护。
  作为成员核心的干部,也不例外。
  在黑暗的土壤里浸染太久,熟悉的人都同属于黑暗,共同战斗,彼此之间的关系早就已经不是世人定义的简单关系了。
  那家伙会离开,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因为太宰那混蛋,就是这样的人。
  生性淡薄到,无所谓光明和黑暗。
  毫不犹豫地脱身黑暗也只是……因为这边没有在意的东西罢了。

  “master,我走了。”将杯子放下,里面残留的蓝色鸡尾酒在灯光下发亮,隐隐还闪着重影。
  “请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看来是喝太多了,头晕晕的想睡觉。
  中原中也揉了揉太阳穴,依然挡不住昏昏沉沉的感觉。
  “啊啊,真麻烦!”
  他烦躁地嘟囔着,一脚踹开路边的垃圾箱。本来就因为工作已经接近一个星期没有合眼,从下属们开的酒会出来已经是微醉……路过附近时又鬼使神差地喝了几杯,结果现在脑子里一跳一跳地发疼。
  果然就不能想起那条青花鱼。
  那个该死的混蛋。

  他停在巷口,望着不吝挥洒月光的圆月,以及被衬得黯淡无光的星光,隐隐感觉到后面有一道气息,不由心累地叹了口气。
  「作为港口黑手党的干部,确实需要有每天别人跟踪刺杀的觉悟。」
  于是他若无其事地站了几分钟,故意地走进偏僻的小巷子,在一个纯直角的的拐弯后,估摸着时机一脚狠狠扫了过去。
  “啊呀!”
  短促的叫声响起,脚却没有踢中想象中的柔软肉体,而是在墙上砸出一道深坑裂缝。
  切,闪开了吗……他漫不经心地想着,感觉头疼更甚,烦躁的情绪再次涌了上来。随意地瞥了一眼跟踪自己的家伙,原来还算散漫的心情彻底消失。
  整个人仿佛被冷水泼醒,他极快地重重眨了下眼,然后看见了这个熟悉的,可憎的,刚才还在他脑子里出现的,最讨厌的男人的脸。
  “……太宰。”
  不自觉地,就低声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今晚的月光太亮了,以至于投射出来的阴影显得尤其浓重,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我以为中也不会让自己喝成这样呢。”
  尾音刻意地拉长,还是熟悉的语气和声音。隐在阴影中的脸随着动作显现出来,依旧是一脸欠揍的微笑——如果是平时的话说不定早就不耐烦地揍过去了,现在却没有那种心情。
  “关你什么事!现在没空和你聊。”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表现地像平时的自己,“当然你想送小命来的话我随时奉陪。”
  “不要这样无情嘛……昔日的伙伴只不过想找你帮个小忙……”
  “我拒绝。”
  “诶?真的不考虑吗?帮我的报酬是我立刻离开你的视线,并且不主动找你麻烦三个月。”
  如果能立刻离开让他心情恢复平静的话……
  虽然报酬很心动,但是对方是太宰的话,免不了会有使诈的可能。
  “你先说,有什么目的?”
  “啊,要你帮忙的事很简单哟。”
  明明只是条青花鱼,现在却得寸进尺地勾住了他的脖子,两人的距离太过接近,使他甚至能闻到太宰衣服上干净皂角的味道。
  这种太过亲密的姿势,让他感觉不太自在。
  「果然是喝太多了吗,我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推开他。」
  他想的有点出神,直到对方的声音响起。
  “中也只要闭上眼三秒钟就可以了。”
  离的距离很近,他甚至可以在抬眼看见对方纤长的眼睫毛,以及从那双眼里看不出半点玩笑的眼神。
  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不过只是闭眼三秒钟,又不限制行动,他还是有能在任何有杀气的攻击中活下来的自信的。
  答应了的话就不会纠缠不休了吧,他也可以早早回去睡觉。
  “好吧,你可别忘了你许诺的报酬。”
  对方微笑,点头:“当然。”
  于是他在对方的注视下闭上了眼。
  第一秒。
  感觉被拉进了一个怀抱,下颚被挑起。
  第二秒。
  顺着势头抬头,然后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有什么湿热的东西很狡猾地掠过了毫无防备的口腔。
  第三秒。
  “!”
  他蓦的睁开眼,看见男人笑的像偷腥的猫一样,瞥了他一眼,飞快地消失在拐角。
  第四秒……远远传来男人嘚瑟的声音。
  “呐中也,鸡尾酒味道不错呢!”
  “!”
  他呆呆的立了数秒,才反应过来。
  脑袋开始发疼,那个青花鱼……吻了他?
  这是什么?新型恶作剧?最近流行的捉弄方法?他是不是要马上追上去揍他?
  ……但是他没有立刻追上去揍死太宰,现在已经追不上了吧。
  所说的报酬也是,各种意义上都很狡猾。
  他伸手碰了碰唇,随后狠狠地拿袖口擦了擦。
  可是刚才的触感清晰地刻印着脑子里。
  一直压制的醉意似乎再次涌了上来,晕晕乎乎的,头顶的明月一如既往地撒着温柔的光辉。
  「刚才的一切就像个幻觉。」
  他蹲了下来,伸手捂住脸。
  ——如果脸上没有发烫的温度的话。

  “今夜的月色醉人。”
  “嗯?你说我很高兴的样子?哈哈没错,现在的我,高兴地忍不住想要自杀呢!”
  “为什么这么高兴?啊哈……当然是,今晚的月色太美了。”
  “啊对了,master,请给我一杯那种新品!”
  呈过来的鸡尾酒杯里,晶莹剔透的深蓝色酒液反射着盈盈的光。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