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蜜蜂和向日葵

*设定奇葩,非人类
*恋爱,短篇,意味不明
*脑洞来自靴子的honey bee的歌词内容
————————————————————————

蜜蜂和向日葵

  他是只蜜蜂。
  娇小,并不十分勤恳,而且带着比大部分蜜蜂都要尖锐和长的针。
  说他是离经叛道,荒诞不堪的逃兵,懦夫,反叛者,无能之辈的同类很多,因为他并没有女王。
  他寻觅各式各样的鲜花,不理会她们的奉承,只采他认为最好的花蜜。
  当然,花蜜进了他的肚子。
  于是他不同于其它受蜂后支配,勤勤恳恳一辈子却处于最底层,只能吃最下等食物的孱弱同类,他变得有力,强大,精神饱满。
  足以让他用一生去探索世界。

  混乱,驳杂,结合,剥夺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不断重复,像无数直直的线条,从四面八方延伸而来,互相纠缠——从他初次见到那朵向日葵开始。
  脑子似乎已经开始混乱。
  “原谅我的冒犯,能否问一下你的名字?”作为一向主动的蜜蜂,他盯着对方,首先问。
  “……”向日葵看着他,不言不语,从微风带来的信息里有股莫名的意味,这种感觉让他心里痒痒的。
  “怎么了?”他很想这样问,但是忍住了。他想保持他的矜持。如果向日葵透露出任何不情愿的意思,他将不会强迫。

  “先生。”这朵向日葵顿了一下,“我没有名字。”
  似乎意有所指,又似乎毫无暗示。他慢慢反应过来,沙漠里没有其他的向日葵,因此对方不需要名字。
  黄沙在艳阳下闪着夺目的光芒。
  他无法控制地看着对方,鬼使神差地说:“那我也没有名字。”
  那朵向日葵在微风中摇曳,似乎在笑。
  向日葵的花盘很大,花瓣很娇嫩,颜色是嫩嫩的黄色,此刻这朵花站在粗犷的黄沙上,就像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一朵花。
  他看着对方,内心飞快地闪过了一些情绪,快的他没法抓住。唯一捕捉到的,就是满满的渴望。

  甜。
  很甜。
  甜到骨头里的甜。
  他整个身体都沉浸在了这股甜意里,他尾部的针为此颤抖,仿佛是来自灵魂的震动。
  “亲爱的。”他低低地喟叹一声,浑身燥热。
  这朵鲜艳的,娇嫩的,水灵而不显脆弱的向日葵,真是……
  他甚至找不到一个配的上的形容词。
  极致的爱意里,他似乎想起了以前那些城市灰色的天空,污浊的空气,明艳却失神的花朵。见鬼,谁也比不上这朵向日葵。
  “嗯……”对方发出轻哼。
  他差点因为这一声失控。
  “甜心……你真是,我的最爱……”再没有比这更令他难以自控的存在了。无论是这个沙漠,还是这个世界。
  入骨的柔情,甘甜的滋味,还有这仿佛升天的快感。
  永生让他沉浸在此,也无悔。

  ——宝贝,为什么你会开在这里?
  ——嗯哼。
  ——甜心,你真美。
  ——我知道。
  ——你怎么能在这里活下来?
  ——我说……如果。
  ——什么?
  ——如果我存在于此的目的,此生只有一个。
  他沉思了片刻,看着对方,空气似乎在给他鼓劲儿……他无法抑制地乐地颤抖起来。
  然后一声不吭地扑进了对方的怀里,被属于向日葵的清香包裹围绕。
  “噢!宝贝!”他动用了所有能呼吸的器官,将属于沙漠的干热气体长长地吸入肚中,粗砺而夹杂风沙的热风不能减少半分热情,“噢噢,宝贝,你的意思……”
  他突然停住了,转而小心翼翼地看着向日葵。
  “你猜呢?”
  对方的声音里含着笑。
  此刻的天空蓝的无比通透,仿佛是爱人深情注视的蓝色眼眸。
  浸在蜜罐的感觉再一次麻痹了他的大脑,他颤抖着,围着向日葵跳着独属于对方的舞蹈。
  “噢天啊!噢噢我的宝贝儿!”
  最后,他冲上去疯狂地亲吻对方的嫩叶,亲吻对方的花盘,亲吻对方的花蕊……对方的一切。
  “你是向日葵,只属于我的。”
  只属于我,至少此生。

  ——如果失去了水,你就会枯萎。
  ——你若拔了针,也同样会死去。

  毒蝎动了动尾巴,似乎听到了这样的呢喃。不知是那萨满的歌,还是耳鬓厮磨的情话,又或者只是个错觉幻听。
  没有过多地理会,蝎子拖着它的尾巴,钻入旁边被风的小沙丘。
  沙暴要来了。
  在这个小沙丘旁,彻底枯萎的向日葵,和没有生气的蜜蜂尸体,互相紧贴缠绕,相拥在半截黄沙里。

end
————————————————————————
*honey bee男神声音好色气(¯﹃¯)出不去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