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nan

长期饥荒,跳坑无数。
脑子里只剩一堆干巴巴的黄色废料。

敲门

*这是个坑
*没有文笔剧情可言,适合催眠
*涉及到13卷后,临也黄昏篇的设定。大概定位是想改变彼此关系的静雄和难以攻略的临也
————————————————————————
1
  也许是时候要改变了。
  静雄喝了一口草莓牛奶,带着奶香的甜味渗透到了喉咙深处。
  他整整花了一个月时间才接受了自己从十年后回到现在的事实,然后第一个头痛的问题就是——糟糕,他还要和临也那混蛋再互相纠缠十年吗?!!
  开什么玩笑?!
  有那么一瞬间静雄想砸个自动贩卖机消消火。
  就像小时候玩的勇者斗恶龙,好不容易一口气打到boss跟前却因为误食了毒蘑菇导致HP清零回到了和新手村村长告别的时刻的存档一样让人绝望!
  不行,这绝对不行。
  手上因情绪激动而不稳定的力气把牛奶盒捏地有点变形。
  首先应该是确认时间。
  虽然看日历,电视以及手机时都显示着具体的年月日,但再怎么说都是十年前,记忆里并没有太确切的切入点。
  所以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记得确实瓦罗娜是在十年前第一次遇见的,还有什么来着?弟弟幽和圣边琉璃好像是这一年开始交往的……?嗯?
  突然想到了什么,静雄抬头将目光放在对面大楼上的海报上——那个海报上俊美帅气的明星显然是他的弟弟。
  不过他的目光更深远地穿透了海报和大楼,放在了大楼背后更远的地方……眉头不由皱紧,终于想起来,临也那家伙曾失踪过好几年——起因是那场现在想来都绝对有些夸张的打架……或者说,厮杀,也可以说,是把事态变得更加糟糕的开始。
  那场打架,没记错的话……就是在这一年发生。
  想到这里,就跟往常的任何时候一样,脑子里顿时开始发疼,各种烦闷透不过气的感觉充斥在大脑里,跟揉成一团的毛线一样难以缕清。这个时候别提思考,连对自己要做什么都茫然起来。
  半晌。
  终于缓过来,晃了晃牛奶盒,流体撞击纸盒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没剩多少了。
  像发泄坏情绪一样,将最后几口牛奶灌进嘴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结果也还是没有想明白现在确切是什么时候。

2
  轻车熟路地解决完下午的工作,时间转眼到了傍晚。
  一同回去的路上,汤姆桑不停地再三看向他,终于忍不住说:“静雄……你,变圆滑了啊?”
  “……啊,毕竟做了这么久。”因为有着以后十年仍然持续干着这份工作的原因啊。
  “真令人稀奇呢。”汤姆咋舌不已,“难道和你之前请假几天有关?特别去学习了还是怎样吗?”
  有关是有关,只不过是发现自己真的回到了十年前……遭受打击而已。
  “没有。”诚实地摇头,刚想组织语言回答前辈的问题,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影映照在视网膜的同时,内心仿佛突然停止了跳动,等迟钝的大脑意识到这一点时,又马上如鼓般剧烈跳动。
  内心有个声音说着。
  临也,绝对不可能认错。
  汤姆诧异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不过这种情况已经很常见了,他低声叹了句:“不会吧……”
  看样子又是一直以来的那个了。
  “静雄,接下来的工作没有很大难度。”
  “啊……多谢了,汤姆桑。”眼睛直直地盯着混在人群中的黑色身影,在那个身影即将在远处拐角边消失之前,大步冲了过去。

  绝对不可能认错……那个家伙。
  保持着相当的一段距离,在视线可及的范围内悄悄地跟着。对方似乎边打着电话边发邮件的样子。
  虽然这样一心多用的行为对普通人来说似乎很难做到,至少静雄觉得自己就完全不行,但是果然对象是临也的话就感觉好像没什么问题了。
  一边在人流匆忙迅疾的街上走路,一边一手听着手机,另一只手在另一台手机上按键发邮件……单是看着就觉得不简单。
  躲在众多人流的后面,静雄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没有一个自动贩卖机砸过去。
  ……也许是十年没见的原因?
  当然不排除这个原因。
  自从失踪了几年,又回来之后,静雄就没有再次亲眼看见过临也了。
  但是确实在这个城市里。
  有他的气味,但是,无论如何都看不见他。对方在故意躲避他,就算凭着天赋异禀般的嗅觉想要搜索出对方,找到的也往往是人走茶凉的场景。
  更别说在寻找的路途中总会出现成百上千的意外事件,往往一耽搁就是半天。
  距离找到临也最近的一次,是在新罗家里看到那半杯没喝完的咖啡。
  真要算上时间,他已经十年没有见过对方了。

  所以是因为感到新奇的原因吧。
  静雄屏住气,随后意识到这并没有什么用,难得地动脑子想了想,终于将目光分散到四处的人群中,隐晦地关注着那道身影。
  在撤去目光的数十秒后,静雄就看见对方状似无意地看向了身后。
  如果不是身前的这个招牌挡住,静雄觉得自己肯定暴露了。临也那家伙对人的视线显然很警觉,目光来来去去在他躲身的招牌附近巡视。
  大概过去并不太长的一段时间,似乎没有发现什么,临也回头又打开手机,似乎和什么人发着邮件的样子,继续随着人群走动。
  是有工作什么的吗——这么想着,静雄也跟了上去。
  如果是在以前,管他是在工作还是在干什么,总之追上去揍他。
  但现在不得不说时间使人沉淀……静雄意外地从十年后回到现在,他最想改变的——就是和临也互相纠缠不休的现状,事实和未来。
  他一点也不想每天心累地防止早上醒来有陌生的女人讨要服务费,隔三差五有其他城市的混混过来找茬,总有汽车意外地想往他身上碾,想找造成这些的罪魁祸首时往往出现各式各样的巧合让他去不成。
  很烦,但是也并不是没有出现他熟识的,或者关系密切的人被卷入城市的漩涡里的状况。可是他完全顾不上帮忙。
  他的存在似乎被对方最大限度的隔离了。为了防止他碍事,强行把烦人的琐事塞进他的生活好让他无法破坏对方的计划。
  再也没有正面的冲突过,有的只是削弱他的影响,还有就是,频繁地更换地点——但这些足以让静雄没能找到过对方。更别提大街上遇见。

3
  思绪被打断了。
  静雄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进了一家咖啡店,在一个白领模样的人对面坐下。
  似乎不想多谈的样子,临也笑吟吟地接了一叠资料就出来了,然后去了寄送店,好像将资料寄给了谁。
  此时的天已经暗了下来,周围的店开了灯光,霓虹的招牌也开始在街上闪烁着。
  在几乎没有路灯的街上,临也突然拐了个弯,身影顿时就消失了。
  静雄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三下作两步地冲过去,身体刚过拐角就感觉一道寒光在眼底闪过。
  他侧头险险地避过,就看见五米开外的地方,临也站在那里直直地看着他。
  不知怎的就有点心虚——天知道这种情绪他字典里就没有存在过。
  “最初还以为是生意上的人不放心才派人跟过来……但是,为什么是你,小静?”
  临也皱着眉看他,毫不掩饰厌恶和惊讶的情绪。
  狭隘的小巷子里几乎没有多少光线,在静雄的角度,最多也只能借着反光看到对方一脸的不愉。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小静没有追过来喊着打我,不过估计也是很无聊的原因啦。我可不像小静一样每天都有时间闲逛……”
  他喋喋不休着。
  静雄不由皱起眉头,却突然听到了细微的声音。
  不好。
  他匆匆地后退几步,但只是一瞬间,胳膊和大腿部分的衣服已经被神出鬼没的小刀隔破了。
  等条件反射地避开攻击之后,对这熟悉的打斗模式有些暗恼的同时,内心咯噔一声,猛的抬头,果然临也那家伙的身影早已经不见了,只留下空气中愈来愈远的最后一句话。
  “……那么下次见。”
  让他逃走了。
  重重地吐了口气,静雄更加恼火了。
  ——果然就不能听那家伙嘴里的任何话。
  ——不过,怎么以前就没有觉得这家伙的声音……意外的,有点好听?

  静雄回去的时候非常巧地再次遇见了汤姆,被邀请着去了路边的饭馆。
  酒饱饭足,前辈首先是上下看了看他,颇为了然地点头:“静雄,事情解决了吗?”
  “啊……算是吧。”只能说一言难尽。
  “说起来,汤姆桑。我有一个问题要请教你。”
  “嗯,是什么?”
  “……如果想,和一个对自己很不友好的人,友好相处的话。要怎么做比较好?”
  “嗯?对方单方面对你不友好吗?”
  “也不是。之前我们关系就很恶劣。”
  “是吗,那估计有点困难呐。”喝了一口啤酒,汤姆想了想:“也要看对方说怎样的人……唔,不过像对待朋友一样,对方有困难的时候帮助一下应该会比较快提升好感度的吧。另外注意下对方的好恶,在适当的时候示弱,送送喜欢的小礼物之类的……有各种各样的方法啊。男人女人都适用的。”
  “不过还是看人的啦……”看着静雄有些困惑的脸,汤姆鼓励了一下,看了眼时间,“不早了,静雄,我先走了。”
  “唔,谢谢了汤姆桑。”
  “不用客气啦。”

4
  次日晚上。
  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静雄站在门前,手里领着一袋甜品。
  门后面就是临也的私人住宅。
  哈?问他为什么知道……在新宿,随便找个混混问,对方就会指出一栋大楼。剩下的,凭着鼻子都能嗅出来。
  混在人群里进了电梯,凭着直觉来到了X层。接着就站在这里。
  没有犹豫地按了门铃。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门后传来脚步声,但马上又静了下来。
  仿佛屋子里没人一样。
  ……骗谁啊?!静雄拧起了眉,开始不间断地狂按门铃。足足有十分钟,里面没有一点动静,直到静雄改按门铃为敲门时,门后面才悠悠地传来临也的声音,语调就像对着剧本读一样。
  “……是哪位啊?”
  “是我。”
  “……您是哪位呀?”
  还是捧读的语气,偏偏还用了敬语,对着这种听上去很恭敬的话偏偏没有生气的理由。
  静雄有些烦了,不过他耐着性子回了:“是我,平和岛静雄。”
  空气静了三秒。
  然后,传来了回复。
  “……我家大人不在,请下次再来吧。”
  静雄呼吸一窒,差点没把门掀了。赶紧深呼吸了几下,压抑住怒气:
  “开什么玩笑?!给我把门打开,临也!”
  “不要。这可是你这个暴力源和我家唯一的阻隔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这样说吧……事先说好,现在池袋发生的事情可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话语倒是很信誓旦旦。但静雄盯着眼前的门,总觉得一股火气。
  “我不是来找你算账的。你先把门打开。”
  门后传来质疑的声音。
  “那你找我干什么?我可不像小静,现在还是工作中……没有什么事的话麻烦回你的池袋去……”
  “所以我找你有事。”
  里面一阵沉默。
  “要买情报的话请联络波江小姐,约架的话容我拒绝,除此之外没有……”
  “你再啰嗦我就把门砸了。”
  这次空气终于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开锁的细微的金属摩擦的声音。
  “吱呀”门被打开,临也就站在门后。
  这个时候倒没有穿他经常穿的黑色毛领外套,只有一件单薄的黑色私服,看起来和往常有点差距。
  感觉无害了很多。
  “……所以,有什么事?”
  眉毛皱着,满脸不爽地抬头看着他。
  收回前言,这家伙还是讨人厌。
  “进去说。”
  “不要。”
  被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火大。
  对此,静雄的反应是将手中的袋子递过去。
  “礼物。”
  八竿子打不着的词语,从静雄嘴里说出来,对象是那个已经和他打架了七年的犬猿之仲。
  “……哈?”
  临也下意识地看向了袋子,从袋子的logo和里面物品的形状来看,里面装的很可能是池袋某甜品店的甜品。
  ……不对!难以接受地看向眼前的人型干架机器,他伸手摸向口袋。
  手机滑了一次,临也再次将它掏出来,目光紧紧盯着静雄,拨了一个号码。
  “喂……新罗吗?我这里有病人……”
  “你在干什么?!”濒临暴怒状态的手速飞快地抢过手机,直接掐断了电话。
  “你才是……发什么神经……明明是个草履虫,居然还会带着礼物来我这里什么的……”
  对方瞪着眼睛看他。
  虽然确实是这么做了,但是从对方嘴里听到自己带着礼物拜访对方这个事实还是让静雄觉得莫名羞耻。
  有些恼羞成怒地将袋子送前一步……也许是本能,临也那家伙下意识地退了一下,反而让他踏进了房间。

  事到如今也没有时间阻止,也不可能阻止静雄了。
  临也只能像个成年人一样,接过了抵在他面的袋子——这个草履虫只不过是高了一点而已——他再次退后了一步,决定先保护好房子。
  “如果你破坏我家里任何东西,我会马上叫警察过来。”
  “我不会那样做。”
  哪里来的底气……?
  暗叹了口气,临也指了指客厅中央的沙发。
  “希望你能记得你说过的话。在沙发上坐吧,还有,想喝什么?咖啡,还是茶?”

  “所以,小静。究竟有什么事?”
  临也坐在他对面,中间隔了个大理石的桌子。摆在他面前的是咖啡——对方一脸嘲笑地表示他家里就没有牛奶这种饮品。
  真欠揍。
  内心这么想着,表面上也没有做出明显的举动……这也算十年里静雄的唯一长进之处。
  “我,想改变我们的关系。”
  这么想着,就这么说了。
  对方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意外,紧接着像吞了苍蝇一样神色纠结。
  “你想要我的哪种回答?是要‘好啊,我们变成好朋友吧’还是‘那样太麻烦了你还是死吧’?”
  彻彻底底的不信任的语气。
  不过静雄自己也能理解……就算在自己的角度,等到临也的任何一种回答,他也不保证自己能相信对方的话。
  稍微考虑一下就能想通,彼此互不信任对方,也绝不尝试相信对方,这样的关系无论怎样都是一团死结。
  “你那是什么表情。”临也啜了一口咖啡,吐槽了一句,暗红的眼睛盯着他看,“那为什么对我说这样的话?……啊,你不必回答也可以的,没有兴趣。”
  ——虽然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不过还是让人感到烦躁,这家伙的气味已经让人烦躁了,喋喋不休地说话更令人烦躁,真烦烦烦烦烦烦……
  抬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苦味简直让他怀疑临也往里面下药了。
  不行,想一想你的未来的十年……不改变的话未来就像那样悲惨……虽然听说眼前的临也君双腿不良于行好像更悲惨可笑的样子,但是他可是再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对方了啊。
  就算整个池袋的人都看见过临也,他却再也没看到他。
  想到这里,胸口顿时闷闷得有些难受。
  这家伙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
  静雄想着,眼神晦暗地看向了对方。没想到临也也正好看了过来。
  目光的碰撞让两人都是一愣。
  怪异的氛围在两人之间弥漫。
 
  啊啊……说起来,临也既然有本事让自己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他,那么现在这种一去池袋就招惹他的相处模式,就表明情况不是最坏。
  所以事情是有转机的。
  ——这是静雄想改变关系的理由。
  既不是打完一架临也再也不回来这种最好的情况,也不是打完架回来之后彻底隔离他这种最坏的情况,而是不好不坏。

  打破怪异气氛的是临也。
  他无比坦诚地说。
  “让人惊讶,看起来草履虫先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终于变得像个大人了。稍微对这种变化感到好奇了,你不是怪物吗?为什么会有这么人性化的一系列举动?”
  说实话,如果是以前的静雄的话估计已经暴怒了,可能分分钟就拆了这栋大楼也说不定。
  但是现在静雄只是静静地听完,再次喝了一口让他想摔掉的苦咖啡。
  “我来这里是为了改变和你的关系的。”静雄最终凉凉地开口,“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绝对要做到的。就算今晚不行,我明天也会来,后天也会来,在我们关系改变之前,每天都会来找你。还有,我已经改变主意了,如果你去池袋的话,我会捉到你,然后耗掉你一整天的时间……”

  临也的表情僵硬了。
  一向很好用的脑子飞快地分析着这段话,结合着三天前被静雄跟踪这种骇人听闻的事实,以及像是恶劣愚人节玩笑的今晚静雄的所有举动。
  好像有一个他根本不想触碰的大麻烦缠上了他。
  他的表情瞬间透露出烦躁。
  “随你干什么。”他一点都不相信这话……反正迟早会发怒的,这个怪物。
  端起杯子凑到嘴角,无甚表情示意了一下门,送客。

————————————————————————
·首先感谢食用。
·灵感是静雄没有选择砸临也公寓的门而是正常按门铃,但是无论怎么样这个都不可能实现←_←于是想了一堆私设,比如说成熟的静雄【所以设定有未来十年的记忆】【明明可以五百字作文解决却写了这么多铺垫】
·没有后续😂【扑通跪下】

评论(14)

热度(90)